【老婆的性感開發之旅】(44 下)【作者:8083979】   人妻小說 
字數:5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br>              《一》大學時代

              四十四、狼子野心(下)

  我渾身無力的攤在一起上,細細回味著剛剛精液噴射而出的那一霎那的快感。
  而畫面好像也一時陷入了靜止,除了那兩只還在顫抖的小腳丫,還在一抽一抽的抖動著,以表示畫面并沒有定格。

  大概過了有一分鐘左右,畫面的里出現了阿濤的身影,他弓著上身,雙腿跪在床上,一點一點的向后退來。

  那應該是他正把他已經軟化了下來的陽具,抽離小欣的陰道。

  他輕柔的向后退了一點距離,然后開始轉身,走下床,頭也不回的走進了浴室,一邊走,還一邊摘下避孕套,順手扔進了一邊的垃圾桶里。

  而由于內褲的遮擋,我不知道小心現在是什么樣子的狀態,只能看到,阿濤離開后,小欣的腳又向床尾伸了一點,顯然是換了個更加舒適的姿勢。不過看著畫面里兩個腳丫之間的距離,不難想象,此時的小欣應該是正劈著腿,一絲不掛,滿臉紅潮。春色無邊的仰躺在床上。

  她在干嗎?在享受高潮過后的余韻,還是在為剛剛的屈辱而擦拭眼淚,亦或者是在懊悔自己的所作所為?

  就這樣我不斷的在猜想著小欣那一刻的心情,直到阿濤在浴室一番忙碌后,正轉身向外走來。

  還好,此時的小欣好像也已經清醒了過來,已經并起了雙腿,坐在了床邊,沒有再像剛才一樣大張著雙腿,擺出一副請君來日的姿勢。

  現在在我的畫面里只能看到,她的右臂支在床鋪上。

  阿濤走出了浴室,轉頭看了一眼小欣,嘴角露出了邪笑。

  「怎么樣?我的性感小野貓,舒服嗎?以前沒玩過吧?!?br>
  阿濤一邊說一邊靠了過去,坐在了小欣的身邊,一條手臂也順勢繞過小欣的后背,由于畫面被遮擋,我猜測應該是搭在了小欣的肩頭。

  畫面里小欣的身體有一個向阿濤靠過去的小動作,不過馬上又回復了原樣,我估計那時小欣想要躲避阿濤的手,但是卻又因為靠近了赤身裸體的阿濤,而強行止住了自己的反應。

  可是,雖然小欣極力的想要遠離阿濤,但阿濤怎么可能應以放過她,他非但沒有松手,反而更加得寸進尺的把身體又向小欣的方向挪了過去,同時手臂用力,把小欣攬得貼在了他的身上。

  就這樣,現在在我的畫面里,只能看到兩個赤身裸體的人,并排坐在床邊,背對鏡頭,坐在里面的人,甚至也只能看到一半的身子。

  「怎么樣?問你話那,爽不爽?」

  阿濤再一次問到,不過由于距離遠,顯得聲音不大。

  「。。。。。?!?br>
  小欣沒有說話,但她也明白,不回答顯然也是不行的,于是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

  對于小欣的回應,我沒有感到太過驚訝,誠然對于阿濤這花樣百出的調情手段,好像一張白紙一樣的小欣真的只有俯首稱臣的份,而在之前阿濤的威逼利誘之下,小欣現在無論是何種心理,都只能服服帖帖,百依百順。

  「嘿嘿,我就說嘛,只要你聽我的,我保證讓你每天都感到刺激,每天都爽到不行。哈哈?!?br>
  得到了小欣的肯定,阿濤得意洋洋的,手臂再次用力,又把小欣向自己胸口的方向拉了一點,小欣在電腦畫面里出現的部分也多了不少。

  「。。。。。?!?br>
  對于這種自吹自擂的吹噓,小欣再一次選擇了沉默,但是身體在阿濤的拉扯下,也是半推半就的斜靠在了阿濤肩上。

  「嘿嘿,你說你要是早這么乖,我們是不是就可以玩更多更刺激更新鮮的花樣了?可惜啊,現在就剩下明天一天的時間了?!?br>
  阿濤在一陣誘惑之后,語氣惋惜的說道。

  原來他說了這么多,其實還是賊心不死的,想要誘惑小欣放棄“旅行結束,一刀兩斷”的想法。

  然而小欣此時到底要如何答復那?這個問題令我緊張起來,我想畫面里得了兩個人,此時應該也會感到緊張。

  「。。。。。?!?br>
  小欣又是一陣沉默。顯然這個話題是她最敏感的神經,為了能夠擺脫阿濤的糾纏,她答應了出來旅行,接受了旅行前阿濤的各種調教,在旅行里還不斷遭到阿濤的凌虐和奸淫,以前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這短短的幾天里做了好多,而現在在付出了這一切后,是否要選擇后退那?

  阿濤此時顯得很有耐心,沒有催促小欣,就是緊緊的摟著她,顯然是想告訴小欣,不得到答案是不會罷休的。

  而我也趕緊把耳機的聲音調到了最大,生怕一會小欣聲音太小,而遺漏了什么細節。

  「我。。。。我現在不想談這些。。。等我們回去之后再說行嗎?」

  小欣的聲音很低,不過還好我早有準備,對于她的話,還是全都聽到了。
  可是聽到了又有什么用?這跟沒說有什么區別?回去再說?那倒是同意還是不同意那?

  由于他們此時背對著我,我看不到小欣的表情,但是阿濤卻在聽到小欣的話后,低頭看了小欣一眼。

  「。。。。。?!?br>
  接下來是阿濤的一陣沉默。

  「好!那件就回去再說,我們先好好享受我們最后一天的假期?!?br>
  思索了片刻之后,阿濤好像作出了什么決定,語氣認真而且聲音洪亮的說道。
  「恩?!?br>
  這一次小欣倒是很快給了回應,不知道是因為對之后「性?!股畹南蟯?,還是對能夠蒙混過關而感到慶幸。

  「那說好了,這最后一天我們可要好好享受了啊。說好了一切都聽我的安排?!?br>  阿濤也借此機會把明天的主動權奪了過來。

  「。。。恩?!?br>
  小欣微微遲疑,多少應該也覺得這種局面會很被動,但是在想了想后還是答應了下來。

  其實小欣這時的想法不難猜測,對于小欣來說,這幾天她經歷了太多太多之前不敢想象的事情。但是對于調教這個領域來說,她所經歷的不過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她以為不會有什么更加過分的情況了,但是殊不知當那些情況發生時,可能會完全擊潰她的世界觀。

  「我就知道我的小野貓最乖了,來香一個。Mua~對了,還有這個小家伙。。?!?br>
  阿濤此時顯得很是開心,冷不丁的就在小欣的臉上親了一口,當小欣剛剛反應過來,用手去捂臉的時候,阿濤卻又低下頭,把臉埋在了小欣的胸口,應該是那個黑色貓頭的位置。

  「別。。。。別。。。。?!?br>
  措不及防的小欣,只能趕緊用雙手推著阿濤,不讓他得逞。

  而阿濤明顯也只是想調戲一下小欣,在小欣推了他兩下之后,就坐直了起來。
  此時小欣卻低下了頭,看向了自己的胸口的位置。

  「這個。。。。。這個。。??稍趺窗彀??」

  她的聲音里有些委屈,現在還是對這個印記耿耿于懷。

  「真的沒關系的,有個一兩個月不曬太陽,就沒了?;厝ツ潛呤嵌?,只要你不跟別人上床就不會被發現的?!?br>
  對于小欣的擔憂,阿濤則顯得無所謂,畢竟他心里有數,我是絕對不可能找小欣去深究這個印記的由來的,所以他一邊說,一邊還輕松的仰躺在了床上。一只手還放在小欣的屁股后面,來回撫摸。

  「這。。。。這。。。。哎。。?!?br>
  對此小欣雖然很是擔心,但是現在印記已經存在了,與其埋怨阿濤,不如提前想想怎么掩蓋住,然后等它慢慢消失來得實在。

  低頭沉默了一陣后,小欣無視了正抓在自己屁股上的那只手,直接站了起來,走向浴室。

  現在的小欣,身上除了四肢腕關節處的蕾絲腕箍還在原處外,其他的貓娘裝備都已經在剛剛性愛中,被阿濤扒得干干凈凈了。從后背看去,除了內衣和內褲覆蓋的區域還依然白皙外,其他的地方都已經變成了古銅色。這和她剛回來,我見到她時,她的手掌和脖子的顏色基本相同。

  這種黑白相間的肌膚顏色,顯得更加性感和誘惑。好在有了之前的調教,現在小欣對于赤身裸體的在阿濤的注視下來回走動已經沒有了太多的羞澀。

  看著小欣一步一步很是自然的走向了浴室,我多少感到了一絲欣慰,這么長時間的努力,對于我和小欣來說,受到的無數折磨,終于見到了成效,現在的小欣已經不再是之前那種保守得有些變態的狀態了,對于性感的著裝和嫵媚的姿態,都已經駕輕就熟了。

但是欣慰過后,確是無盡的擔憂,對于我來說,小欣的轉變正是我想要的結果,但是結合小欣與我在一起時的樣子,貌似這種OPEN的狀態她只會展現在阿濤面前。
我不知道這是因為她已經愛上了阿濤,覺得在自己愛的人面前,赤身裸體也沒什么不妥?還是她已經習慣了這種感覺,但因為愛我,在與我一起時還要故作矜持?
  這兩個選項交替的出現在我的眼前,說起來復雜,但是仔細一想,其根本還是小欣的心里此時是愛著誰的。

  我當然希望她愛的還是我,那對于我來說,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想辦法清理掉阿濤的威脅即可,至于怎么撕去小欣矜持的外衣,就要另作謀劃了,總之只要她的心還在我這里,那就什么都好辦了。

  但是如果她已經愛上了阿濤,那我接下來的路將要非常難走。首先父親的事情,將讓我失去控制阿濤的一切手段。其次即將出國的預想,將讓我失去挽回小欣的所有時間。在我沒能挽回愛情,清除隱患的情況下,遠走他鄉,我真的害怕,這一離開,將會是我和小欣愛情的終點。

  想到這里,我不禁渾身發冷。通過這一次旅行,我發現即使在我有著強大靠山的情況下,我對阿濤的約束力也已經出現了缺口。如果不是因為父親的事情,給我敲響了警鐘,可能我還只是會沉浸在這變態的快感中,而忽略了其中與日俱增的隱患。

  阿濤現在已經開始在攻掠小欣的肉體之余,展開了攻心戰術,真要是讓他得逞了,后果將不堪設想。

  想到這里我的目光終于從即將消失在浴室門里的小欣身上移開,滑到了阿濤的身上。

  就是這個男人,這個我找來滿足自己私欲的男人,他按照我的要求,強行占有了小欣,在肆意玩弄小欣的肉體至于,還不斷的羞辱著小欣的心靈,甚至開始要操控小欣的心智。

  此時阿濤的目光還依然停留在小欣的身上,在屏幕里我只能看到他的側臉,他的目光一直緊緊鎖定著小欣,直到小欣的身影被浴室門擋住,變得模糊不清。
  他的嘴角一直掛著邪淫的淺笑,看起來真的像是一個饑渴難耐的色狼,看到了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美女所應有的表現。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在他的目光中,我卻看出了截然不同的感覺,那種感覺讓我感到渾身冰冷,好像充滿了怨恨和不甘。
  為了證實自己的猜想,我提起精神,把臉想屏幕又貼近了一些,想要仔細的辨認一下,但是屏幕中的阿濤卻在此時轉回了頭,又恢復了背向我的坐姿。

  我努力的回想,甚至把視頻想回拉了一點,他分明是在笑的,可是無論怎么看都感覺到相當別扭,那一瞬間的眼神變化來的太快,消失的也更快。貌似只有在我第一眼看到的時候,憑著直覺有剛剛的那種感覺,在多看了幾次之后,反而覺得好像并沒有什么不妥。

  但是我還是相信自己的第一直覺,我感到在那一刻,阿濤好像已經下定了決心,要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但是他會怎么做那?在什么時候做那?到底做沒做那?我卻不得而知。只得繼續看下去,尋找答案。

  坐在床邊的阿濤,并沒有沉默多久,好像只是一瞬間,就有了下一步的動作。
  他慢慢起身,然后開始收拾剛剛他和小欣的戰場。我再一次仔細的觀察他的表情,此時他的表情已經跟平時沒有什么兩樣了,一臉吊兒郎當的樣子,在拿起小欣的胸罩后,還無恥的放在鼻子下聞聞,活脫脫的一個癡漢。好像剛剛那惡毒的眼神,根本就不是他表現的一樣。這讓我對自己的判斷產生了動搖。

  在收拾好床上的貓娘裝備之后,阿濤才發現內褲不見了。一番環視之后,才驚訝的在攝像頭的旁邊看到那條遮擋了全部床戲的罪魁禍首。

  他趕緊跑過來,不過并沒有馬上把內褲拿開,而是左右的看了一眼,甚至還貼近攝像頭,然后回頭看向了床的方向。表現出的感覺,好像是生怕鏡頭完全被內褲擋住,而無法讓我看到他剛才的英勇表現似的。

  他的這一番表現,甚至讓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有些杯弓蛇影,草木皆兵了。難道剛剛真的是我多心看錯了?

  在他多次查看,貌似確定了攝像頭不會擋住多少關鍵的東西后,他才松了一口氣,興高采烈的伸手,從花枝上取下了內褲,然后還顯擺似得,拉著內褲的兩遍的綁帶,在攝像頭前來回的搖晃,好似獻寶一樣。

  你MB??!能不能別晃了?這自動對焦的攝像頭,在不斷的鎖定著焦距,畫面一會清晰,一會模糊的來回變換,讓我一陣頭暈目眩,再說了你以為什么都沒擋住嗎?尼瑪,重要的內容都TM擋住了好不好?你嘚瑟什么???

  我一陣氣結,卻無處宣泄,真的有一種想要砸電腦的沖動。

  好像在一陣嘚瑟后,阿濤終于平靜了下來。一本正經的把這些貓娘裝備都卷在了一起。然后打開行李箱,認真的放了進去。之后有從行李箱里,抽出了一件深藍色的衣物。我知道那是小欣最后一天的戰袍,因為它此時正團成一團的在我電腦桌旁邊的行李箱里。

  雖然剛剛我已經看到了它,但是我卻并沒有著急的拿出它,我還要給自己留一點懸念,看看小欣明天“買家秀”的效果再說。

  在都收拾好后,阿濤則直接鉆進了被窩,側身閉上了眼睛。而小欣也基本就是在這個時候從浴室里走了出來。

  此時她已經裹起了浴巾,手臂和肩膀以上還有浴巾下露出的小腿,都是棕色的,不知道的沒準會認為她是個長得比較白的黑人。--|||

  不過此時我更像看到的是,她胸口那一片白皙中的那個黑色的貓頭,因為我忽然發現,從發現小欣皮膚被阿濤設計變黑之后,我貌似并沒有看到過小欣脫掉胸衣后,那個位置的全貌。之前是因為被內褲擋住了屏幕,而之后,小欣去浴室又是以最短的路線,從床邊斜切進浴室的,所以我一直沒有看到那鮮明的對比。

  可是現在看來我又要失望了,小欣此時用浴巾裹住了整個胸口,剛剛好把那個貓頭也包了進去。

  我不由得一陣郁悶,那個被阿濤設計而留下的印記,那個在我女友身上的恥辱標簽,在被阿濤當做玩具般的多次褻玩后,我這個小欣的正牌男友,竟然連想看一眼愿望都不能實現,這是多大的諷刺,我仿佛聽到了耳邊傳來嘲笑的聲音。

                ?。ù?br>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