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的性?!浚?1-02)作者:dfyz   人妻小說 
字數:16757


               ?。ㄒ唬?br>
  老大在弟、妹們的綁架下,來到了北京。

  一行人來到老二傅吉安家。車子停在了一幢豪華的別墅前,別墅的階梯上站著一位年輕俊俏的女人,看到車子停下后,連忙向車子走去。

  傅吉安下車后,打開后車門,待大哥下車后,向他介紹起走向前來的女人「大哥,這是明月,你的弟妹?!埂復蟾綰?!」明月輕步迎向前向老大問候道「噢,明月啊,好啊,好啊?!估洗笠槐吒咝說賾ψ?,一邊心里自豪地想:嘿,我們老傅家地老二就是行,看找的這媳婦,真是俊啊,這要是到了順城,還不得引起街坊四鄰們的圍觀呀。

  進了屋后,一家人進到客廳,老二說:「這樣啊,今晚我訂好了地方,給大哥接風,大家都要去,全家都去?!估洗筇撕芨咝?,傅家人能大團聚的次數并不多,記得上次大團聚還是老三吉兆有了閨女時吃喜面的那一次,后來吉星結婚都因為老二出國考察而沒能聚齊。

  老大原以為能再一次大團聚的,可結果卻讓老大有些沮喪,老三家的媳婦說已經和父母及吉兆的一位領導約好了今晚吃飯,最后老三只是在飯前帶老婆孩子來和大哥見了個面,并約好以后單獨給大哥接風。

  盡管這樣,老大仍然很高興,席間的氣氛非常熱烈,大家都喝了不少的酒,而作為主角的老大喝得最多,對弟弟妹妹們的敬酒是來者不拒,不知不覺間酒量本來就不太大的他喝高了,最后醉薰薰地被大家架了回去。

  回到家,大家把老大安頓好后在客廳商量大哥今后在北京的生活如何安排。
  小五提出讓大哥在幾家輪流過,體驗一下各家的生活,然后讓大哥住在她那兒。

  老四吉星說小五的這個主意好,但在各家體驗一段時間可以,最后還是住在二哥家好,因為二哥家的條件最好。而小五則堅持最后住在她那兒,因為她現在還單身,需要人照顧。老四笑話她這么大了還要大哥照顧,永遠長不大,而且太自私了,不為大哥著想。老二說,就住他這兒,哪家也不去了,倒是可以讓老大到各家去轉轉看看。他這么一說,老四和小五都不答應,兄妹三人斗起了嘴來,最后統一了意見,明天征求一下大哥的意見。

  就在大家在樓下為了大哥的幸福生活計劃安排爭論不休的時候,老大被一泡尿憋醒了。他光著腳就出了房間,聽到樓下一群人正在爭論,他沒好意思驚動他們。在二樓摸了好半天才找到衛生間,一泡尿出來后,老大對著鏡子里那個圓圓的腦袋說道:「傅老大啊傅老大,看看你撫養的老二多出息,你多幸福啊。過幾天再到小三、小四和小五家一轉,這就完事了,你就可以悄悄回順城繼續過你火炕上的幸福生活了?!瓜氳叫腋5納?,一陣酒意又涌上來,老大的意識又有些迷糊了。他出了衛生間才發現,所有的房間門都是一樣的,他拍了一下腦袋自言自語道:「第三,就是第三間?!谷緩笳業降諶?,推開房門就進去了。老大摸著黑來到床前,剛想上床,這時就聽老二在樓下喊:「明月,明月,你下來一趟?!?br>  就聽一聲輕響,里間門打開,然后是懶洋洋也略帶酒意的聲音:「知道了,等一會兒?!拐敲髟碌納?。

  這時老大的腦子一下子清醒了許多,他意識到:原來自己進錯了明月房間了。
  這時就聽見里屋的腳步聲傳出來。

  「不好,明月要出來?!估洗笳庀錄繃?,這要是被明月發現自己只穿著個大褲衩在她床前站著,那可丟了老臉了。只是這時他的大腦依舊被酒精控制著,反應還很遲鈍,躲到床上被子里去是酒精控制下的大腦發出的指令,而且身體也忠誠地執行了。

  僅有的一點清醒讓他鉆進被窩時擠在了床的最里側,剛躲進被窩明月就從里間出來了。原來明月今天也喝了不少,回來后就到里間沖了個澡,剛沖完就聽到老二在叫她,應了聲后就出來準備換衣服下樓。

  站在衣柜前,脫去身上的浴巾,鏡子里映出的是一付魔鬼般的身材:高挑的身材,白晰細膩的肌膚,胸前一對高高聳起的玉峰,兩點嫣紅俏立在玉峰之頂,如兩粒紅櫻桃般在空氣中招展搖曳著,不堪一握的細腰間有一點圓潤,直如一覽無余上的一顆寶石,修長的大腿根部是一片疏密有間的森林,不多的黑森林堪堪遮住那令人無限向往的桃源洞口。望著鏡中的這具驕美的身軀,明月有些失神。
  就在明月失神時,房間中同時還有一個人也正在失神,那就是老大。聽到明月的腳步聲出來,他將整個身子都裹在了被里,但過了半天還是沒有聽動靜,于是他偷偷地將頭探出被子,正好從半開的房門里看到了一個赤裸、姣好、迷人的背影,他不禁也被這美麗的背影迷住了。這時明月一聲輕嘆,把老大從失神中驚醒過來,他連忙又小心翼翼地將頭埋進了被窩里。

  「明月,怎么還沒下來?」老二的聲音在樓下響起。

  「好了,就下來?!姑髟呂鹿裉艉靡路簧蝦蟛怕樸頻南侶トチ?。
  而這時,酒意再次襲來的老大沒有支撐多久,就已經在被窩里酣然入睡。
  下了樓來,老二囑咐明月明天帶著大哥在北京先好好逛逛,另外再給大哥買些衣服等長期生的日常用品。兄妹幾個一聽這安排,于是又商量起大哥應該到哪些地方去逛逛,生活中還需要哪些東西等等??醋判置眉父瞿歉度險嫻難?,明月不禁覺著可笑,還不知大哥自己想到哪兒去呢,況且自己才是帶大哥出去玩的人,到底是去哪兒哪有他們什么事?一時間感覺索然無味,于是酒意仍未消的明月不禁打起了瞌睡。

  看到明月這個樣子,老四和小五紛紛起身告辭離開了。送完他們回來,明月小聲媚柔地問道:「吉安,上去睡吧?!估隙帕艘簧?,然后讓明月先上去睡,說自己回老家幾天了,得了解下公司的情況,要上網看看文件。明月知道自己滿腹的期待看來又要落空了,于是怏怏不樂地獨自上樓睡覺去了。

  半夜里,明月翻身向里睡,手向里一搭,搭在了男人的胸前。睡意朦朧中的明月特別高興:吉安好長時間沒到她房間來了。順著光溜的胸,明月的手就向下滑去,伸進了內褲,抓住了那根軟不溜的小肉蛇,輕輕地套弄起來,而自已光溜溜的身子也輕輕地靠了上去,只是她全然沒有注意到手滑過的男人的腹部早已隆起了小小的肚腩――吉安是沒有的。

  沒幾下,原本軟不丁當的小肉蛇就迅速膨脹成怒撥猙獰的肉棍,把肥大的內褲撐了起來。明月一只手輕輕套弄著肉棍,另一只手把男人的手拉到自己的飽滿的胸上。起初那張大手就是輕輕地搭在兩座圣女峰之間,隨著明月帶著它輕輕地在兩峰間撫弄,終于慢慢有了自己的動作,并且力度越來越大。

  此時的明月酒意仍未全消,而正常的生理反映早已把久曠的內心欲火挑逗得成燎原之勢,迷離中,她輕輕褪去男人的內褲,然后側著身子牽引著身后的那條堅挺得如同石頭般的肉棍向自己的花心而去。

  「唔…唔…??!」隨著那灼熱的肉棍一點點地刺進自己的肉穴,久未體味的充實的感覺頓時涌上明月的心頭,而肉棍撐起并磨擦穴壁帶來的那種酸麻如電流般傳遍全身,最終肉棍那凸起的前端頂到了她的子宮口,而尾隨肉棍而來的兩個蛋蛋也緊抵在蜜穴口,這種酸脹麻痛齊至的感覺讓明月忍不住輕呼了一聲。
  身后的男人上身緊貼著她光滑細膩的后背,一只手撫弄著她的兩座玉峰,下身則開始有規律的運動著,肉棍在明月那耕種次數有限的緊窄的蜜穴里進進出出著,進去的每一下幾乎都頂到了子宮口,退出來時卻又幾乎全根殺出,結果使得幾次差點誤入菊花深處?;購?,那里太過緊細,遠不是那粗壯野蠻之下就可以進入的,搗弄了幾下后終于又步入正途,只是這樣,也讓半睡半醒中的明月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隨著抽動次數的增多,身體的反映愈加明顯,明月小穴里的蜜水源源不斷地流出,隨著肉棍的進出,帶出的愛水早已把兩人的接合處涂得到處都是。

  男人的動作越來越快,而肉棍刺入得也越來越深,而這些明月以前幾乎是未曾嘗到過的,一陣陣襲來的快感終于匯成大海,在她花心深處噴涌而發,花心痙攣式地張合著,無比快樂的高潮把她帶到了性的天堂――在她還未完全清醒時就再度迷失在性的快樂中!

  當她再度有了知覺,是被又一陣快要來臨的快感所驚動,此時她發現男人依然在身后奮力運動著。

  明月向前用力一提臀,只聽「?!溝囊簧?,那個肉棍吃力地從小穴中掙脫了出來,這時她整個身子邊向外移邊成仰睡,而此時男人如機器般仍在一下一下地向前杵著他的兇器,但沒了目標的肉棍就在明月細長的大腿上游動,弄得她大腿上全是黏黏的愛液。

  明月輕輕握住那根兇器,向自己身上牽來,于是隨著分身而動的男人趴到了明月的身上,而那肉棍也輕車熟路般地找到了小穴的所在,不再用明月引導,就自行鉆了進去。

  由于姿勢更加方便運動,這時男人的動作幅度更大,頻率更快,本就瀕臨高潮的明月很快又被帶到了第二次高潮中。

  高潮中的明月緊緊摟住身上的男人,花心則用力地吸吮著體內那不安分的家伙。終于,似乎不支,男人的頻率明顯加快,最后幾下甚至把明月的恥骨都撞疼了,而后只聽一聲低吼,花心被一波又一波熾熱所沖擊,原本高潮中的明月立刻被帶到了一個更高的快感中,全身都在輕輕地抽搐,這次她被疊起的高潮擊暈了。
  高潮后的男人全身癱軟,輕輕地從女人身上滑下,可那丑陋的兇器卻并沒有軟下,而依然頑強地插在蜜穴中。男人輕擁著明月,兩人交股疊腿,沉入甜甜的夢鄉中。

  夜里,老大做了一個美夢,夢中他又回到了新婚之夜,回到了洞房的那一刻,嬌小的新婚妻子羞澀地躲進他的懷里,他輕捻著她小巧的乳房,輕輕地從背后進入她的體內,妻子熱情地迎合著他的插動,小穴緊緊地把他的小老二束在那窄小的膣道里。過了一會兒妻子的臉變成了剛剛認下的徒弟梅好,梅好緊緊抱著他,他寬廣的胸部緊緊地壓在她挺撥的玉峰上,峰頂的那兩點嫣紅的凸起帶給他一種異樣的興奮,讓他更加賣力地馳騁在她的體內??擅還嘁換岫?,又變成了小霞用那豐腴的身體緊緊纏繞著他,而她的小穴似一張小嘴,用力地吸著他的小老二,最后他快要射出的時候,眼前的女人時而是離異的妻子,時而變成梅好,時而又成了小霞,最后他也不知道究竟是射進了誰的身體里。夢里,他偷偷地笑了!
  早晨,老大一如既往地在六點鐘就醒來了,還沒睜開眼睛,他就發覺有些不對:懷里有人。他睜開眼一看,大吃一驚:對面而擁的女人居然是明月!這讓他驚出了一身的冷汗。再一回想起昨晚的事情,他總算明白過來為會在這個房間,但明月為何會赤裸地躺在他的懷里,這讓他百思不解。但看著仍在睡夢中的明月,他知道不是弄個究竟的時候。他動了一下身子,立刻嚇得魂兒差點飛掉:他的小老二還插在一個溫柔鄉里!顯然,這個溫柔鄉是明月的,而法律上能進這個溫柔鄉里尋醉的只有一個人,這個人應當是老二吉安,而決不是他――傅吉祥!
  老大輕輕地,一點一點地移動自己,把身體的各個部分從明月的身體中抽出,當還處于半勃起狀態的小弟從小穴中撥出時,老大聽到輕微的「噗嗞」一聲。整個身體離開明月后,他轉身輕輕起床,可在地上、床上都沒發現自己的褲衩。他撓了撓頭,突然想起什么,拍了下腦袋,然后輕輕掀起薄被,在明月的腳頭找出了內褲?;琶μ咨夏誑愕睦洗笳駒詿脖呦肓訟?,又彎下腰把自己躺的那邊被子整平,然后轉身向外走。

  快到門口的時時候,又站住身子,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想轉身卻又想伸手拉門,猶豫了一會兒才下定了決心似的又躡手躡腳地回到床邊,從床尾輕輕把被子掀起來,展現在老大眼前的是一幅令人直噴鼻血的景致:明月側臥赤裸的下半身以其無睱、精致、玲瓏的曲線向老大訴說著她的完美,兩條修長的腿交疊在一起,上面的腿略彎曲,把豐滿圓潤的臀部直接面呈給了老大火熱的面孔前,大腿盡處,臀溝縫里,先是一抹攢緊的菊花,緊挨著她的是還未合攏的蜜穴口。洞口一片狼籍,粘滿愛液的芳草雜亂不堪,大張的穴口及外翻的鮮紅的嫩肉都仿佛在向老大控訴他兇器的碩大及她曾受到過的虐待,而蜜穴正在向下流淌著淫液,淫液注滿了兩腿間的小山谷后,繼續向山外進發,溢了的精液順著大腿根繼續向下流淌,并且先頭部隊已經開始落到床單上了。

  老大顧不得欣賞這淫亂的畫面,輕捷地沖進里間,找到并扯下一把衛生紙,然后返身來到床前,再次輕輕掀起被子,小心不能再小心地輕輕擦拭起他的罪證。
  清理完床單、大腿、腿根,小穴口,老大發現在蜜穴里還有些罪證依然赫赫在目。

  這讓他很犯難,因為那里的清理工作的難度太大,但還略呈白色的混濁液體是那么的顯眼,似乎在向他示威般:如若不把我帶走,就讓你的罪行曝光!這是老大所無法承受的。

  無奈之下,他把所剩不多的衛生紙擰成一小束,慢慢地向那蜜穴里伸去,輕輕地蘸那些賴在洞底的可惡家伙們。不知是一不小心碰到了穴壁,還是因為其它,明月輕輕地「嗯」了一聲,然后蜷了下腿。這一聲輕響,如五雷轟頂,直把老大的魂都差點轟掉。他再也不敢停留半刻,緊攥著衛生紙,躡手躡腳地走出房間,再輕輕關上。

  望著清一色的乳白色的房間門,他還是不知道哪間是自己的。沒有別的辦法,只在硬著頭皮找了。他先是輕輕推開緊挨明月右邊的房間,透過細細的一條縫,他看到床上有人,于是又輕輕合上,再推開第二間,沒人,再開大點縫,是了,這個是自己的房間。

  老大躺到床上后,已是全身無力,幾近空白的腦子里才開始一點一點填充剛才發生過的事情,一切如夢一般,而手里緊緊攥著的濕呼呼的衛生紙清醒地告訴他這一切都是真的。而此時掀開被子時看到的一幕一遍一遍地在他眼前重放著,而致于后來擦拭時看到了什么倒一點印象也沒有了。

  過度的緊張,讓老大透支了本來就不多的體力,眼前的一幕幕畫面漸漸地糊糊起來,老大再次睡去。

               ?。ǘ?br>
  八點多鐘,明月才從甜美的夢鄉醒來。她庸懶地蜷在被窩里,伸了伸手,發現手觸到的地方是空的,她側起身子,發現空曠的大床上只有她自己一個人,再仔細打量一下,床上除了自己睡的地方外,其他地方的被子都是平整的,如果說有不平整的地方,也就是自己腳頭的被子有點不整。

  「吉安?!」明月擁著被子坐起來,沖著里間輕喚了一聲。無人回應。
  難道昨晚我醉得很厲害?明月用力搖了搖了頭。掀開被子,下床后感覺自己的兩腿間粘乎乎的,而且下身隱隱地有些異樣的感覺,既陌生又熟悉。低頭看看雜亂的草叢,不禁把手伸到私處摸了摸,卻沒有多少水。這一切讓明月很有些撓頭,一時間不知那似乎清晰浮現于心頭的事情倒底是真的還是夢境里發生的。
  來到里間匆匆沖洗一下,穿上衣服走出房間??攀?,她發覺門沒反鎖,這個發現讓她頓時發現新大陸似的興奮起來。一路小跑來到下面客廳,發現只有英姐一個人正在往餐桌上擺餐具。

  「英姐,吉安呢?」明月問道。

  「傅總已經上公司去了,走了有半個多小時了?!褂⒔鬩槐哂ψ乓槐嘸絳謐挪途?。

  「噢。唉呀,都快9點鐘了,那他今天走得可不算早呀?!姑髟驢醋徘澆塹氖敝幽畹?。

  「唉,傅總昨晚又熬了大半宿,后來就在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剛才走的時候眼睛還是紅紅的呢。傅總這個老板當得可真辛苦?!拱諭炅瞬途?,英姐垂手站在一邊有些感嘆地說道。

  「他是趴在桌子上睡的?」明月睜大了眼睛。

  「是呀。我5點多起來做早點時看到他就穿件襯衣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我還拿了件毯子披在他身上??稍縞希返愣嗑托蚜?,估計也沒睡多長時間?!褂⒔閿Φ?。

  「噢~~,大哥呢?」明月剛剛晴朗起來的心情又變得灰暗起來。

  「大哥還沒起床,早上傅總上樓喊他幾聲也沒喊應。對了,傅總讓我轉告您,大哥昨晚喝了不少酒,高了,就讓他自己醒來再安排今天的事情,如果他不想出去,今天就在家休息一下,明天再出去玩,反正有的是時間?!埂負冒??!姑髟騾煥值刈訟呂?。

  「我給你拿早餐去?!顧底?,英姐轉身去櫥房了。

  「倒底是怎么回事?」明月有些惱火地揪著秀發,低下頭趴在了桌子上,聲音里帶著哭腔。

  老大再一次睜開眼睛,火辣辣的太陽已經照進了房間。摸起床頭的手表一看,已經9點半多了。連忙掀被起身,發現手里還緊緊攥著已經發干發硬的紙團。套上外衣,老大偷偷蹩進衛生間,把手里的紙團兒扔進馬桶里,按下沖水,發現居然沒沖下去,等水箱注滿水,再沖,紙團的個頭變小了,但還是沒沖下去。這讓老大感覺很蹩屈:一高興多喝了幾杯,夜里就犯下大錯,自己也不想呀,可現在連馬桶都在和自己過不去,要暴自己的丑??甚殼轷殼?,眼前的罪證還是要銷毀的。就這樣反復沖了5次,才把那團罪證徹底沖入下水道去。

  洗漱完下樓,在二樓看到下面的客廳空無一人,老大不安的心才稍稍平靜一些,躡手躡腳地走到樓下客廳。

  剛走進客廳,英姐就聞聲從櫥房走了進來,給老大端來了早餐。

  吃完早餐后,英姐告訴老大,明月在房間了,要是想出去的話就喊她一聲,如果不想出去,就在家休息一下。

  這時老大哪敢面對明月,于是連聲說:「在家休息,在家休息?!谷緩缶吞右菜頻厴下トチ?。英姐看著老大有些倉惶的背影直搖頭。

  而此時明月正對著床罩上的那一小點斑痕發呆。

  午飯的時候,明月和老大各有心事,除了明月禮貌性地問候一下老大后,各有心事的兩個人就同乎沒有對話,在一片沉默中完成了午飯任務,這其間老大連和明月對視一下的勇氣都沒有。

  晚上,老二沒有外出應酬,而是早早回來陪老大一起吃晚餐。吃完飯沒多長時間,其余弟、妹就過來了,把老大圍在中間,討論著老大的幸福生活計劃。被大家分散了注意力的老大的心情才稍好了起來,他既不同意長住在老二家(心理開始有障礙了),也不同意到各家輪流住,對小五提出的以后常住在她那兒更是一口否決,而是提出自己的意見:到各家看一下后就回順城。他的意見理所當然地被弟弟妹妹們全票否決了,最后無奈之下,他只好同意先輪流到各家體驗一下「每個家庭的幸福生活」后再確定以后的生活。而他自己拿定的主意則是:在幾家各呆上幾天后就開腿走人,家里還有兒子在等著他呢,而且徒弟梅好的手藝也還要提高,要不經理那邊也不好意思,更怕時間長了被經理識破而趕出去。
  第二天,經過對吉安幾番試探后依然一無所獲的明月終于放棄尋求答案的努力。也許真的做了一場美麗的夢吧,或是自己真的需要了,明月這樣想。

  吃完早飯后,明月問老大想到哪里去玩,此時的老大又如何敢獨自面地明月呢?他借口說前天的酒勁還沒過,就張惶地逃離了餐桌。

  看著老大匆匆而去的背影,明月嘟囔了一句:「這么長時間還沒醒酒?」后獨自開車去做美容去了。

  晚上老二吉安得知明月沒有帶大哥去逛北京城而是獨自去做美容了,要狠狠的批評明月,結果還沒說兩句,反倒被老大連批帶教育地教訓了一通,于是老二只能悻悻地作罷了。為了避開明月,老大提出要到老二的公司去看一看,老二沒想到大哥會有這想法,但還是高興地答應了。

  一大早起床,老大拉開窗簾,向外遠眺,當目光回到院子里時,發現了正在泳池里游泳的明月。從二樓向下看,那魔鬼般的身材在天藍色的池水中劃出一道潔白細膩的痕跡,兩條修長的大腿有節奏地張合蹬水,使老大眼前又閃過掀開被子看到的那一幕,于是下身的小弟弟不由得支起了帳篷。

  猛地,老大用力拉合窗簾,望著自己硬挺的下身在房間里團團的轉著圈子,嘴里輕聲念叨著:傅老大呀傅老大,你咋能這樣呢。

  吃完早飯后,老大跟著吉安到他公司去了。雖然也知道老二的事業做得蠻大的,但下車后抬起頭望著公司的大樓時,老大還是被公司的氣勢嚇了一跳:原來小二現在的公司這么大呀。

  原本老二要親自陪著大哥在公司里看看的,結果會計師事務所的人來了,于是他讓辛雯陪著大哥先各處走走看看。

  越看,老大心里是越自豪,老二已經這么有出息了,自己也對得起早走的父母了,想到這里他的鼻子又有些發酸:要不是父母走得早,他們二老要是看到這一切,該多幸福??!

  中午,兄弟兩人一起整了幾杯,因為有了前天的「教訓」,雖然老二很熱情,但老大還是適可而止,沒敢多喝。

  吃過飯,老大就在公司的休息室里休息,讓老二忙自己的事情去了。三點多,老二進來對老大說,老三吉兆今晚請老大吃飯,以補回前天未能參加歡迎的過。
  老大欣然答應了。

  六點鐘,老二用車把老大送到老三請客的地方。老大跟著老三進了房間才發現,里面還有兩個陌生人,聽了老三的介紹才知道都是與老三有往來的關系單位的老板。老三問老大喝什么酒,老大說隨便吧,作陪的老板連忙說:「那就上洋酒吧,讓大哥嘗嘗?!瓜?,并不是太明白兩位老板與老三間關系的老大一個勁地與兩位老板碰杯,并請兩位多多照顧老三,弄得老三不知如何勸說,而兩位業務上有求于老三而特地來買單的老板也很尷尬。好在一個電話解了老三的圍,單位有個突發事件,老三得趕去處理,而兩位企業老板見老三要走,就先找個理由告辭結帳走了。

  老三不放心老大一個人回家,就電話聯系正在外面的明月來接老大回家。一聽是明月來接他,老大連連擺手,但老三急著回單位處理事情,把老大按在座上就急忙走了。

  老大在忐忑不安中等待明月。這時服務看到房間中只有老大一個人就詢問是否已經散席了,老大說是,于是服務員開始收拾桌子。在服務員忙活的時候,無聊的老大指著洋酒問服務員多少錢一瓶,當服務員說一瓶2800多時,老大倒吸一口涼氣,心里暗叫老三太會敗家了。于是他讓服務員把自己高腿杯中沒喝完的酒打包帶走,服務員用異樣的眼光看著老大說無法灌回瓶中去,老大只得作罷。但看著自己杯中滿滿一杯酒,心中終是不忍,于是趁服務員出去的空一仰脖全進了肚子里,再來一大口,把老三杯中的大半杯也喝下去了,看著別個兩個人杯中的酒,想想剛才服務員那異樣的眼光,強忍著沒過去。

  明月正在購物回來的路上接到幾個朋友的電話,約她去迪廳蹦迪去,剛轉過車頭就接到老三的電話,于是就直奔老三說的酒店而來。進了房間,看見滿臉通紅的老大無精打采地坐在椅子上。

  「大哥,喝多了嗎?不舒服嗎?」看到老大這個樣子,明月關切地問道。
  「沒多,只是剛才喝得有點急,緩緩就好了?!咕埔饃賢返睦洗蠹嗣髟路炊趴誦磯?。

  「那咱們走吧?!姑髟律锨耙罄洗?,老大連忙拿起桌上的酒揣進懷里大步往外走。

  「大哥,你拿那酒干啥,還沒喝夠???」明月急忙跟上。

  「還有大半瓶呢,扔了不糟蹋了嘛?!估洗蟛宦?。

  「大哥,家里……哎,大哥,你慢點!」明月見老大在前面踉蹌了一下,急忙喊道。

  明月帶著老大來到車子前,「大哥,咱們是直接回家還是在外面兜兜風再回去?!姑髟虜緩彌彼敵研丫圃倩?,只好委婉地勸下老大。

  「老二在家嗎?」老大扭頭問道,卻發現明月就在自己身后,貼得很近,差點碰著她的臉,忙往后退,沒成想后面就是車子,一擋,身子向后一踉,胳膊一揚,手里的酒瓶就飛了出去,落在地上,「啪」的一聲摔得粉碎,飛濺出的酒水,在地上綻放成一朵美麗的酒花。

  「大哥~小心!」明月連搶前一步,抓向在自己身邊的老大的胳膊,這才使得老大沒有倒栽進她的跑車里。

  「沒事吧大哥?!姑髟鹿厙械匚實?。

  「沒,沒,沒事,沒事?!估洗罅?,并把胳膊從明月的雙手中掙脫出來「老二在家嘛?」「沒有?!拐底嘔?,明月的手機響了「喂,琳琳,什么事?」
  原來明月的朋友在迪廳等急了,催明月快點過去。

  「我和吉安的大哥在一起,可能過不去了。要不你們玩吧,今天我就不去了?!?br>  「啊,約朋友啦,別呀,你就……去吧,我自己打車回家就成了?!掛惶髟亂蛭約翰徊渭優笥訓木芻?,老大心里過意不去,連聲催明月快去,并走到路邊攔出租車。

  「那哪成呀。要不這樣吧,大哥。反正時間還早,吉安也沒回家,干脆我帶你到迪廳玩吧,人多,挺熱鬧的,順城一定沒有,我再介紹我的幾個好姐妹給你認識一下好不好?」說著明月打開車門,挽起老大的胳膊就往車子上拉。

  「行行行,我來我自己來?!估洗笠豢湊餳蓯?,擱不住自己心虛,連忙上車。
  明月領著老大來到一個喧鬧迪廳的一個房間里,里面有三個身材窈窕的年輕姑娘,有兩個正隨外面的音樂輕輕地扭動著,一個身著短短的牛仔短褲,露出細長白晰的大腿,緊身的彈力T裇,把豐滿的胸部的美好輪廓完整展示出來,另一個則穿著一條短裙,同樣細長的大腿裸露在空氣中,上身則是一件白色短衫,薄薄的布料清晰地透出里面淡紅色的乳罩,還有一個穿得稍保守些的牛仔褲和淡綠色上衣,正坐在沙發上邊呡著酒邊看兩個人跳。

  「這是我大哥?!姑髟孿蛉慌笥呀檣芷鵠洗?。

  「大哥好!」三個人圍上前來齊聲嬌滴滴地叫道。老大的鼻孔里頓時充斥著香水及其它氣味的混合味道。

  「大家好,大家好!」老大連聲應道。

  「大哥,這是萓萓,這是玲玲,這是小雪?!姑髟亂灰幌虼蟾緗檣芷鷙糜?。
  「琳琳和小敏呢?咦,這屋子里……」明月感覺屋子里的味道有些不對,皺了皺眉頭。

  「她們倆呀,等不及了,正在池子里呢?!谷U萓連忙接過話頭說道。

  「明月,咱和大哥一起下池子跳會去,這會我們就等你了?!剮⊙├琶髟碌氖忠桓奔輩豢贍偷匱?。

  「明月呀,你和她們一起去跳吧,我呢就在這里瞇會兒?!估洗罅ν拼?。
  「那也行,大哥,你在這里休息一下,我和她們去跳會兒?!埂溉グ?,去吧」
  「大哥,你就在沙發上躺會吧?!姑髟掠行┎環判?。

  「妥了,你去吧?!估洗笤諫撤⑸獻?,連向明月擺手。

  四個人打開房間門,頓時房間里充斥著剌耳的搖滾音樂的聲音,出門后,「啪」地關上門后,將強大的音樂源隔在了外面,但房間內依然嘈雜。

  「多好的姑娘呀,唉,這地方……」老大的自言自語淹沒有喧鬧的音樂聲中,而薄薄的夏褲里平空多出的一塊則出賣了他的真實生理反應。

  這時老大開始痛恨自己曾引以為傲的本錢和反應速度?!付妓氖吡?,還和年輕人一樣把持不住自己身上的東西」懊惱中,酒意襲來的老大躺在沙發上很快睡著了。

  不久門被再次打開,兩個女孩邊嬉笑著邊走進房間,眉宇間透著濃濃的興奮。
  一個女孩下身穿火紅運動短裙,上身艷紅緊身T裇,高高聳起的胸前隱約凸起兩點宣示T裇下的真空,一頭濕漉漉的短發下一張漂亮而活潑張揚的小臉蛋,身材高挑而火爆;另一個穿著米黃色中裙,彈力十足的布料緊貼著修長的身材,把玲瓏的身體完美地展示出來,運動后的汗水浸透了衣裙,在腰間留下細細的一圈痕跡,仿佛在昭示著T字型內褲的準確位置,頸下的汗水順著胸前滑下,給前胸淡黃色短衫留下一個「V」字型的汗痕,短衫下擺在圓潤的肚臍上打了個結,正好襯托著那對豐滿而挺撥的雙乳,一頭秀長的柔發披散下來,烏黑的發質與白晰的面龐形成強烈的對比,而那張屬于典型東方女性的容貌美得讓人不舍移目。
  看到躺在沙發上的老大,短發女孩轉臉道:「是明月大哥?」「應該是?!?br>  長發女孩看了看老大后應道。

  身材火辣的女孩圍著老大轉著圈看,突然邊用手指著老大邊驚訝地叫道:「天哪,這么大?!沽硪桓讎⑺匙潘種傅姆較蟯?,只見老大下身的褲子早已被頂得硬梆梆的,從外形上看,那東西怎么也得有十七、八公分長。女孩也不禁被這巨大的尺寸驚住了。

  而身材火辣的女孩已經蹲在了老大身前,靠近那隆起的地方仔細地打量起來,本就興奮的眼晴開始迷離起來「多好的東西呀?!顧嶸匝宰雜锏?,說著就伸手要撫摸那片隆起。

  「琳琳,要死了你?!鉤し⑴⒁話炎プ∷氖幀桿敲髟碌拇蟾?,好象是從東北農村來的,你不要亂來了?!埂改怯鐘惺裁?,農村來的更干凈?!埂赴萃?,他都有五十了吧,又老又丑?!埂肝矣植皇且薷?,玩玩嘛。再說了,六十多的男人你不也趕架著去和人家做?我的小敏MM?」琳琳滿不在乎地說道。
  「要死了你。你就不怕人家醒了不愿意你?鬧翻了臉可不好看,再說一會兒明月回來看到怎么辦?」叫小敏的女孩還是擔心。

  「我就是好奇,看看倒底有多大,摸摸看。要不給他抽點那個?」「人家睡熟了的,怎么抽啊?!剮∶糇邢縛戳絲蠢洗蟠鈐諦厙暗乃智嶸檔?。

  「那就我們抽,噴到他鼻子下,讓他吸進去?!埂縛髂閬氳悶鵠??!埂縛斕?,你做不做,要不做你就出去纏著明月,或許小雪會樂意和我一起欣賞它的??┛沽樟沼行┑靡獾爻遄藕糜鴉敵Φ?,并從包中的煙盒里仔細挑出一支煙點上。
  「唉,還是我幫你看著一下更安全些,把他擺平了我再出去,省得你搞出事來?!沽樟丈畛橐豢諮?,卻不吸進去,而是緩緩地噴到老大的鼻子下發,于是煙的很大一部分被老大吸了進去。吐完一口后,接著又深抽一口,重復則才動作,沒多一會兒一支煙就抽完了。

  隨著吸入的煙一點點增多,老大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褲子頂得更高了,臉也漸漸變紅起來。

  琳琳蹲到老大跟前,輕輕地松開皮帶扣,拉下拉鏈,將手伸進內褲里「??!」她失聲叫了出來。

  「真的要死了你?!剮∶舯凰慕猩帕艘惶?,連忙走到門邊,打開一條縫,向外看了一會兒后關上門來到她身邊「叫那么大聲干什么?」「好大,好硬,好熱!」琳琳的聲音有些顫抖,似乎撿到了個寶似的「你摸摸看?!顧底啪陀昧硪恢皇秩ダ∶艫氖?。

  「你自己摸去吧,我去給你望風?!剮∶糇硪呷幢渙樟找話牙?。
  「必須摸一下,只一下?!顧底帕樟站屠∶艫氖鐘踩死洗蟮哪誑憷?。
  小敏的手觸碰到一個火熱的,堅硬如鐵的粗大肉棍,嚇得她連忙把縮了回來。
  「怎么樣?是個好貨色吧?!沽樟盞靡獾匭Φ?。并雙手齊動,將寬松的內褲向下一褪,十七、八公分的大雞巴「啪」地一聲彈了出來,直立立地挺立在空氣中,在血管的張力下,一下一下地跳動著,盡管丑陋而猙獰,但卻深深地吸引著兩個年輕姑娘的目光。

  「好美?!沽樟賬底?,用手輕輕扶住大肉棍,湊上前去,伸出舌頭在龜頭上輕舔一下后,竟然張開小嘴把肉棍吞了進去。由于肉徑巨大,把她的小嘴撐得圓圓的。她用力地向下吞,肉棍的頂端已經頂到了她的喉嚨,而肉棍還有三分一在她的嘴外。

  「小心點,別……」看到琳琳如此饑不擇食的樣子,小敏連忙走到門邊望風去了。

  「啊~」吐出肉棍后,琳琳長出了一口氣,看著因沾滿她的口水而愈顯發亮的大肉棍,她忍不住又親吻了一下。然后一只手用力地上下擼動著,另一只手則撥開自己腿間那根細得不能再細的布條而,撫向秘處。

  「琳琳,看看摸摸就行了,別玩大的了?!姑瘧嚀椒緄男∶糇晨吹攪樟照飧齠骶橢浪胱鍪裁?,擔心地勸道。

  「沒事,這里房間安全得很,又沒少做過?!沽樟章輝諍?。

  「他醒了怎么辦?」「醒了更好,正在藥勁上呢,玩起來更爽?!埂改閶健剮∶艋故塹P?。

  「知道了,我的姑奶奶?!沽樟沼彌兄覆辶瞬遄約旱男⊙?,頓時有一股蜜水順著手指向外淌。于是她直起身子,一手扶著老大直聳的肉棍,一只手撩起短裙把內褲撥向一邊,彎下腰,屁股向后退,然后對準小穴緩緩地向下沉去,隨著怒挺的肉棍一點點沒入泥濘不堪的蜜穴里,最終全根沒入,琳琳仰頭發出一聲長「啊~」,只引得側身站在門口的小敏妙目連連盯著琳琳大腿間的器物,目光中滿是向往。

  被充分回味過那種下體被完全充實后的美妙感覺后,琳琳開始上下活動身體,以期能進一步去體會更好的感覺。其實這時在小敏眼里的她的動作非常搞笑,身體弓得象一個大蝦一樣,她兩只手無處可抓,簡直一副蹲馬步的樣子,而身下側躺著老大,兩個人就以老大胯下那把肉槍相連??吹攪樟漳歉奔仁蘢鎘趾芟硎艿難?,小敏是既想笑又羨慕。

  琳琳的小穴雖不是很緊,但異常的動作與體位卻讓她的小穴緊緊箍著老大的分身,因上每動一下都使琳琳深深感受到小穴里的肉壁與肉棍的磨擦帶來的快感,而力的作用總是相互的,同時睡夢中的老大也很快被這種強烈的刺激所驚醒。他睜開眼晴,看到眼前這一淫靡得讓他不敢相信的情景,他本能地伸手要去推開身上的女人。但吸入了少量迷幻藥的他,此時正進入藥效發作期,藥力的強大作用使他整個人陷入一種強烈的興奮中,這又使得他身不由已地對目前正在做的事情有著一種強烈的做下去的沖動。

  當他的手觸摸到琳琳那圓翹的臀部時,把正沉禁在性交快感中的琳琳驚醒。
  她側身扭頭發現已經睜開眼晴的老大,盡管已有一定的心理準備,但還是有些驚惶,可當她看到老大目光中強烈的欲望時,提起的心又放下了。

  「大哥,來,摸摸我,好好愛我?!沽樟盞納衾锫墻棵撓胗棧?,說著她輕抬臀部,把身子與肉棍分開,而后直起腰,轉過身子,一挺身,雙手抓起緊身T裇向上一拉,當彈力十足的T裇被拉過胸部時,被束在里面的高聳的乳房被瞬間解放出來,剛獲自由的兩只小白兔在空氣中跳躍歡動,向眼前的中年男人盡情展示自己的青春活力。

  女孩拉到這里卻不再脫了,而是俯下身子抓住老大的手,用力按在乳房上,并用嬌滴滴的聲音輕叫道:「大哥……」然后再伸手去解老大的襯衫,解開后,兩只纖細蒼白的手在老大的胸膛上輕輕撫摸著,看著老大冒火的眼睛嬌聲道:「大哥,想要么?」老大的氣息粗了起來,一只手用力的揉搓著琳琳那嬌嫩挺撥的乳房,一只手伸向了她的裙底,眼睛有些直愣愣地望著眼前這具半裸的女孩,興奮的大腦里滿是把她壓在自己身下的念頭。

  「來,干我!」女孩很干脆地說道,仿佛是兩個人早就商量過了似的那般理所當然。說著就把老大從沙發上拉起,自己卻向沙發上一趴,將短裙向上反卷,把繩兒般的內褲撥到一邊,叉開雙腿,然后一動不動地等待著侵入的到來。
  望著眼前修長白晰的大腿,兩腿間的那個因被自己插入而現在還未閉合嚴密的小穴,以及并未因下垂而變形多少的一對豐滿的乳房。這些淫靡的氛圍讓老大心中的欲念更甚,在極度興奮的神經中樞的指揮下,站到了女孩的背后,摟住女孩的腹部,挺腹就向前沖刺。但他顯然忘卻了一點:自己身高與女孩間的差距,身為服裝模特的琳琳可是身高1。78,而老大身高也就是在1。7左右,更何況女孩是典型的長腿型美女,他的肉棍距要沖入的陣地還有一定的海撥差距呢。發現自己的大雞巴沖入了一片空地兒,老大這才注意到現實的問題,于是雙手在女孩光潔的屁股上用力一壓,經驗無比豐富的女孩立刻屈膝下蹲,正好下降到老大能夠得著的高度。

  老大重新收腹,送臀,前沖,瞄都不用瞄,豎硬猙獰的肉器挾剛才刺空后的余勇,一下直搗黃龍府,直把個淫蕩女孩搗得一聲「哎喲」,白眼直翻,兩腿輕顫,心中是既苦又甜。

  老大則全然不管這些,一箭直中靶心后,緊接著的就是大力、大幅、高頻的抽插運動,每一下都深深插入花蕊之中,直頂子宮口,每一下兩個人的腹、股都親密接觸地「啪啪」作響,每一下都能聽得到肉槍在蜜穴中進出所發出的「卟嗞、卟嗞」的聲音。

  嘗慣了銀槍蠟頭的城市女孩何曾被如此朔烈的霸王槍這番征戰過?在連續三、四百下快、深、密的抽插下,琳琳很快就被帶入到了強烈的高潮中,全身因高潮是如此強烈,甚至一度出現僵直、痙攣的現象。良久,琳琳才從高潮的余韻中緩過勁來,強烈的高潮很大程度上透支了她的體力,使得她全身無力,兩腿發軟。
  而此時身后的傅老大卻仍未盡興,還如同打樁般地把自己的寶貝不間斷地向前面的蜜穴中杵動著,全然不顧女孩流出的蜜水已把兩人的交合處浸透,全然不顧女孩嬌嫩的屁股已被撞得通紅。

  琳琳感覺自己的身體已經有些撐不住老大的繼續肆虐,于是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小敏。

  此時小敏雖名為站在門邊替琳琳把風,但實際上她的心思及目光絕大部分都放在了房間內兩個交媾的男女身上。

  當看男人以如此強悍地作風去媾和她的女友時,她不禁為女友擔心,擔心她是否能承受得了如此野蠻的動作;當看到女友因高潮而幾近昏闕的樣子,她心中滿是羨慕,同時又有一絲絲的嫉妒;當看到男人不知疲倦地繼續在女友身上耕耘時,則詫異于男人的強壯與持久。于是,當女友向她投來求救的目光時,她雖以捉弄的微笑搖頭拒絕時,心里卻早已是一百個答應了,而下身的小穴里則早已流滿了向往的蜜汁。

  作為交往已久的好友,琳琳又如何不知小敏此時的心思?她綿軟地向前趴倒在了沙發上,趁機深深地呼吸幾口房間中并不新鮮的空氣,然后把因猛然失去目標而有些不知如何的老大拉到沙發,將他的一雙大手重新拉到自己的赤裸的乳房上,然后慵懶地望向小敏,目光中的含義自不待言。

  小敏卻還要再捉弄一下琳,依然微笑著輕輕搖頭不語。

  在幾次目光示意后依然未有動作之后,琳琳突然向小敏作出一個惡狠狠的表情。

  「咯咯……」一陣輕笑后,小敏終于過來了。她邊走邊解開淡黃色短衫的衣扣,再將黑色蕾絲乳罩的前扣解開,兩個雖不豐碩卻飽滿堅挺的乳房立刻掙脫束縛而出,頂端的那兩抹嫣紅極盡誘惑之能事。卻不解開打結的下擺,就這樣只把胸前一片引人入勝的景致展現,卻更有一番尤抱琵琶半遮面的效果。

  走到沙發前,琳琳已起身,將男人的手交到友人的手中,斜瞥了一眼蠢蠢欲動的男人,低頭附在小敏的耳邊輕聲道:「好好享受吧??共淮∶舴從Ρ閭酉蠣瘧?,向外面看了看,然后饒有興趣,甚至是興奮地觀賞下面的肉搏大戲。
  小敏接過男人的手,握住它在自己的乳房上輕輕的摩娑著,并俯下身子,在這個強壯的男人的唇上輕吻了一下,雖然只是如蜻蜓點水一般,但仍看得琳琳目瞪口呆,心里不同自主地冒了一句:「這小伲子不會真動心了吧???」小敏似乎感應到了琳琳的心思似的,略微偏了一下頭,美目斜瞟了琳琳一眼,面露得意的笑容。琳琳這才明白自己上了她的當,「啐」了她一下,扭頭不再向這邊看。
  看到自己的小動作起了效果,小敏得意地笑出了聲,而后輕輕拉起饑渴的老大,自己則躺在了沙發上,將中裙向上一直掀到腰間,抬身褪下丁字褲,分開條腿,將一個迷人的桃源洞完整地呈現給了老大的雙眼。她輕展笑顏,柔弱似無骨般的右手在空空輕緩緩的揮動兩下,紅唇輕吐嬌媚的聲音:「來呀,大哥?!箰殂敝械睦洗竺娑悅瑯?,正欲火焚身卻無處發泄,現在得到了開工號令,頓時精神抖擻,向前半步,硬挺得有些上翹的大陽具根本無需引導,向著那早已濕得一塌糊涂的桃源洞昂然挺進,而那有些臃腫的身子也整個壓在了小敏的身上。那對嬌小卻挺撥的乳房及一對嬌艷欲滴的乳頭已被老大深深地掩在自己的身體里。
  「卟嗞、卟嗞……」盡根而沒后,小二又找到了自己的歸宿,于是興趣盎然地在這緊湊、濕滑、曲折、入勝的小穴鉆進鉆出,節奏越發的快了起來,撞擊的力度大了起來,探入得也更加的深了,到后來幾乎每一下都能直抵子宮口,甚至有幾下竟似沖了進去似的。

  小敏的小穴雖也不乏男人的耕種,但又有哪次能比得上老大這樣天生本錢雄厚,后天長期曠工,厚積而薄發式的深度開發?才百十下,就已是臉色粉紅,嬌喘連連了,一對玉臂不由自主地摟住老大寬實的后背,整個上身就已纏附著老大,那僅有的一絲在陌生人前的女人的害羞使得她不好意思直面老大,于是把臉低低地埋在了老大的頜下。

  連抽了一百多下后,半壓在沙發上的姿勢讓老大很不舒服,借著小敏摟住后背,他用力推了一下沙發靠背,用力站了起來,雙手托住小敏的嬌翹的屁股,向上送了送,而后繼續抽動起來。小敏則很知趣地團起修長的雙腿盤在了老大的腰間。

  不停向這邊偷窺的琳琳發現他們居用這種姿勢媾合著,吃驚地瞪大了雙眼,她不敢相信一個來自小縣城的男人居然也會這種只有A片中才會出現的姿勢,即便是在這方面經歷較多的自己也用過幾次這個架勢,僅有的幾次也因這個姿勢使兩人融合得更加深入,男人受到的刺激更強,最終對手早早敗下陣來,不是冷卻一下再戰就是早已繳槍投降。而這個看來已經有四十多歲的鄉下壯老大,用這個姿勢已經連日小敏近百下了吧,卻一點也沒有要戰敗的跡象,而是越戰越勇,反倒是小敏在經歷了二百多下后,已經高潮了一次,現在嘴里已經開始不停地叫起來了,雖然聲音不大,但熟知她的琳琳知道,這是要再一次高潮前的跡象??吹秸飫?,琳琳心里不禁有些后悔,早知自己剛才現堅持一會,多嘗幾種姿勢才對。
  這時她早忘記剛才自己是如何被老大日得受不了的,當然她也不知道老大并沒看過A片,更不是特意做出這種姿勢,只是因為剛才的姿勢太費勁罷了。
  盡管小敏身體嬌小,但近二百抽之后,老大還是覺得兩腿有些累,當他覺得小敏抱著他后背的手第二次又有了些力量之后,托著她轉身坐向沙發。他卻忘了站起來后,本來搭在腿間的褲子早已落在了腳間,剛一挪步,一個踉蹌,差點摔倒?;故且丫擁詼胃叱敝行牙吹男∶糶卸艚菪?,及早放下兩腿,帶了一步,兩人才沒摔倒在地。

  身上沒了人的老大這才利索地坐在了沙發上,那桿罪惡的肉槍再次凌空而指,粘滿了愛液的槍身在燈光下泛著瑩瑩的光茫,仿佛一件上古的神器般,向眼前同似傳世名器的桃源仙洞炫耀著自己的不凡。

  小敏騰身而上,一手扶著罪惡之槍插向自己身下,一手把老大的頭攬向自己的懷中。沒費什么力氣,肉槍便輕車熟路般闖進花徑中,隨著小敏身子的起伏,在九曲幽徑中殺進殺出,帶起的是小穴與菊花蕾間的那層嫩肉。

  被攬入懷中的老大得到片刻安歇,面對眼前的一對玉峰,他毫不猶豫地張嘴輕咬住峰頂的那抹嫣紅,在嘴里輕咂細吮著,一雙有力的大手則在女人的臀部時而輕緩時而用力地摩娑著。

  如玉般的身體,挺撥豐滿的玉乳,緊湊而層疊的幽穴,帶給老大的是一生中從未有過的刺激,此時迷幻藥的藥勁已過大半,大腦已能清晰地接收到身體的感受,歷經兩個女人近千抽,終于小腹深入的那團欲火已到了不得不發的地步了。
  老大開始聳動身子,用力地頂向身上的女人,肉槍在曲幽的蜜穴里以最快的頻率進出著。小敏感覺到了老大快要到了,而自己也到了第三次高潮的邊緣,于是也加緊了套弄的動作。

  終于,熔漿要破地而出,老大發出低沉而酣暢一聲吼叫:「喔~」「咣!」伴隨著老大低吼的是一聲門響,隨聲而開的大門讓本是站在門口把風面此地正全神觀戰的琳琳嚇得「??!」的一聲尖叫。

  緊接著門口現出一張滿是汗水、興奮和疲倦表情的臉――正是跳完舞后回來的明月。

  琳琳的驚叫聲驚動了處于高潮一觸即發邊緣的一對男女,一起將臉轉向門,在看到了門口有人之后,兩人不約而同地大吃一驚,緊密結合的身體迅速分開,小敏羞澀而緊張地從老大身上站起,向一邊退開。

  然而到來的高潮在這一刻正式登場,并且未因意外而停止:小敏在第三次高潮帶來的痙攣中,身子一軟,直接倒老大的腿邊;老大身下那桿青筋凸現,面目猙獰的肉棍有力地噴射出愛的精華,乳白色的精液在空中劃過一條美麗的弧線,然后落在明月的前面,接著是第二條、第三條……隨著噴射的次數增多,力道減少,精液在地板上由遠及近劃出一條清晰的路線,其中有此還落在了小敏的臉上和身上。

  當老大看清站在門口的是明月之后,本就因高潮到來而加速的心跳此時更快了,快得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來,他想辯解,卻又講不清楚,霎間超過身體承受能力的心跳讓他全身無力,眼著發黑,身子一軟,就此失去了知覺。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16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