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娟的悲慘性奴生活】(12)【作者:nana12345】   人妻小說 
字數:130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br>
 ?。ǎ保玻┡嘌浪?,人體奶牛,舌洗陰肛,臭腳麵包,挨操

  我在床上無聊的躺著,春藥的藥效慢慢的增大了,我用身體摩擦著床單,想用這種方式來釋放自己不能高潮的性欲,但是穿著貞操褲的我加上春藥的藥效,叫渾身使勁摩擦著床單的我性的欲望更加強烈了,我用手使勁的撫摸著胸部,想要得到釋放,自己心底在想性奴的命運真的太可憐了,被用這種變態的方式飼養培育,只為了叫我們這些女孩子能滿足客人不同的變態需求。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牢房門外的走廊里傳來了腳步聲,咔的一聲,我的房門突然被打開了,赤裸著全身的又滿懷著騷動的我暴露在變態看守的面前,感覺好羞恥好羞恥又好害怕好害怕,不知道接下來我又要面對什么樣的折磨。

  「騷貨,是不是想挨操了?呵呵,來,把這片藥吃了,就不用穿貞操褲了。配上春藥更加刺激性欲,嘿嘿嘿……」看守對我一邊說著一邊向我走過來,但是我不想再吃什么藥了,太折磨人了,可是我又有什么辦法呢,在這里說拒絕就會得到更大的折磨,我只好乖乖的坐起來,把藥接過來然后張開嘴把藥吞了進去。
  「這藥藥效很快,又避孕又抑制高潮,肯定叫你又騷又浪,哈哈哈哈……」看守色咪咪的看著我一邊說著一邊把我的貞操褲脫了下來。

  「操,逼那么騷,味道真濃,他媽的要不是今天龍爺點了你,兄弟們就來輪奸你了,一群人早就都等不及了?!刮業妥磐誹?,陰部性欲充滿,但是大腦又在不停的抗拒著,我感覺自己肉體已經和大腦分離了,肉體特別期待男人快來折磨我蹂躪我虐待我,但是大腦卻在默默的抗拒著,保留著女孩子最后的一份羞恥和自尊。

  「沒想到你這個騷貨還挺火爆,剛被玩完又接著被玩,是不是很爽啊,哈哈哈哈?!箍詞廝低?,看了看表,說:「嗯,藥效開始發作了,來起來,給你化個妝再帶你去見龍爺,今天好好叫你爽爽,龍爺的節目可比王爺爺火爆。嘿嘿嘿嘿?!?br>  我赤裸著全身站了起來,跟著看守走在走廊里,我感覺陰部一直潮潮濕濕的,全身上下酥酥麻麻的,我在想這個龍爺會用什么的方式玩弄我,我會不會受不了,這樣一個接一個的,我以后每天要接幾次客啊,要被玩弄幾次啊,感覺自己好可憐,也有一種特別的羞恥感覺往上冒。

  看守帶著我來到一個化妝間,里面有一個赤裸著全身的女孩子在那里,看守把我的手銬腳鐐都解開了,然后叫女孩子把我的衣服拿過來。女孩子在里面拿出一套衣服,看守叫我穿上,這是一件紅紅的短旗袍,好漂亮,上面有一些刺繡花紋,套上旗袍之前,看守叫我先把今天的內衣褲襪穿上,我拿起來,是一套米白色的刺繡文胸內褲,很古典的風格,還有肉色半透肉的褲襪,這一套衣服真的是太典雅標致了。我把內衣穿上,再把褲襪套上,對著鏡子看自己覺得自己好美好美,然后又把刺繡紅色短旗袍穿上,女孩子都是愛美的,我看著鏡子里的我真的不相信是我自己。

  「真漂亮,老子都想上了,坐那把妝化了,就去賣了。呵呵?!固秸餼浠?,我心里酸酸的,打扮的再漂亮在這里不過是變態男人們的玩物,他們把我們這些女孩子打扮的那么漂亮只不過是為了更變態的摧殘蹂躪我們,在糟蹋我們的時候,看著我們美麗又痛苦的表情,得到更多變態的快感。

  我坐在椅子上,那個女孩子就給我開始化起妝來,女孩子先把我的頭發松開,然后盤起來,把頭發在腦后盤了一個發髻,然后為我修眉,打上柔色的粉底,勾上細細的眼線,打上藍色的眼影,腮紅,紅紅的唇膏,不一會化妝鏡子里的我就變了,我的妝容配上這一身衣服,我更不能認出鏡子里的是自己,我真的太漂亮了,我恨不得多看鏡子里的自己一眼,一個標準的古典旗袍美人。我在想這個龍爺到底是什么樣的客人,看守們要這樣細緻的打扮準備我,希望他不是那種變態就好。不過剛聽看守說,他比王爺爺的玩法還火爆,我的心一下子又緊張了起來。
  看守看著我眼睛都直了,我能聽到他一口一口吞著口水,「操,太美了,真是太美了……不過一會,呵呵……」看守欲言又止,我瞥見給我化妝的女孩用同情的眼神看著我,好像知道些什么,但又不能和我說,我突然好害怕,但是又能怎么辦呢,我現在是個性奴,客人要我做什么硬著頭皮也要做的,否則會變得更慘。然后給我化妝的女孩子給我一雙金色的中高跟的高跟鞋,我踩上了,然后看守叫我跟著他去見龍爺,離開化妝室的時候我又瞥了一眼鏡子里的自己,真的好美。因為春藥藥效的關系,我感覺我肉體想要的感覺特別強烈,雖然一個女孩子面對接客這件事情會感到抗拒和羞恥,但是我的肉體在一點點的戰勝我的理性。
  看守帶我在走廊里走了一段時間,踩著高跟鞋的我覺得自己特別的女人,腳底下踩著高跟鞋的感覺更叫我的性欲越來越強烈,我恨不得有男人快點來玩弄我,蹂躪我??詞卮盼易叩揭桓鑫葑?,這個屋子不像之前的那些客人的屋子金碧輝煌,反而有些空曠,里面就有一個大沙發和幾個小桌子,一個很壯的男人坐在沙發上,看上去應該有四五十歲的樣子,不過這個男人身上充滿了汗臭味道,靠近了之后,味道更大,顯得不是多么乾凈的一個人。和我一起來到屋子里面的還有一個女孩子,這個女孩子被另一個看守用狗鏈牽著,光著腳從走廊另一個方向過來的,這個女孩子非常豐滿,乳房是那么的大,白白嫩嫩的,長得很文靜標緻,害羞的低著頭,但是眼神里流露出一絲說不出的恐懼感。進了屋之后,看守叫我跪在沙發的前面,另一個女孩跪在我的旁邊。

  「龍爺,您點的性奴淑娟和人體奶牛雯雯都給您送來了,請您隨意玩弄享用?!箍詞囟哉飧鱟諫撤⑸系哪腥慫底?。

  「嗯,不錯,聽說淑娟是新來的廁奴是吧?打扮得真美啊……」

  「是的龍爺,新來的廁奴,而且喂了春藥還有高潮抑制劑來飼養,特別為您打扮的,嘿嘿,包您玩的痛快?!?br>
  這個龍爺慢慢的摸了摸我的臉,我害羞的低著頭,然后他淫笑了一下,又去摸另外那個女孩子的臉,然后又捏了捏那個女孩子的乳房,「這個人體奶??醋挪淮?,都喂的什么???」

  「回龍爺,圈里的人體奶牛都是喂的專門的天然催乳飼料,保證奶味濃郁,喝一口強身健體。這只雯雯是補腎強身型的,您喝完下次再嘗嘗別的,每只人體奶牛的奶都有特色?!箍詞鼗刈帕?。

  「嗯,一會我要品嘗品嘗,然后好好用用淑娟這個廁奴?!沽瘺_我不懷好意的笑了笑。

  天哪!這個地方居然還有還有這么變態的事情,把女孩子當成奶牛來飼養,供給變態的客人喝人奶,我如果不是親眼看見,真的不敢相信。而且那個龍爺說我是廁奴,廁奴是什么意思,不會是被當做廁所的奴隸的意思吧?我以后的日子會怎樣過???難道他們要把我飼養成廁所嗎?我心里躊躇著,感覺好怕,但是肉體的性欲在戰勝著思維,好像又有一個聲音在對自己說,做一名廁奴真的太好了,太賤了,我好喜歡,好喜歡作客人們的廁所,被變態的方式虐待……

  龍爺把捏著雯雯乳房的手移到我的短旗袍的底下,慢慢的摸著我的絲襪大腿里側,然后慢慢的往上摸,然后他的手放在了我的陰部的上面,「看,都濕透了,真是個下賤的騷貨?!沽ψ挪[著眼睛看著我。

  「淑娟雖然沒來多久,但是憑我們的經驗看,絕對是一個下賤的極品,所以把她推薦給您,嘿嘿嘿?!箍詞贗渥叛土底?。不知道為什么,看守對這位龍爺畢恭畢敬的,比對待王老頭還畢恭畢敬,我想這位龍爺肯定是這個牢房的大客戶,我如果伺候不好那么我就真的慘了。

  「品嘗這么好的奶之前一定要漱漱口啊,這樣味道品嘗起來才會更棒!」龍爺看著低著頭的雯雯說著。龍爺把桌子上的一大杯水拿到手上,用粗壯的手抬起了我的腦袋,對我說:「騷貨,抬起頭把嘴張開,做我的漱口盂?!?br>
  我聽到要用我的嘴作男人的漱口盂,下意識的「??!」了一聲,接著龍爺用他粗壯的大手就給我來了一個大嘴巴,然后狠狠地捏著我的下巴,用威脅的眼神望著我?!赴∈裁?,愿意不愿意啊?!沽駁撓鍥首盼?。

  「騷貨,龍爺叫你做漱口盂是抬舉你,你是活膩味了嗎?」看守惡狠狠的對我說,然后馬上給龍爺道歉,「龍爺請原諒,怎么說也是新來的,要是不聽話,您盡管吩咐我們教訓?!?br>
  龍爺惡狠狠的捏著我的下巴,對看守說:「拿個??氐緇髡鴝襖?,放這個騷貨的內褲里……」看守聽見,就拿來一個圓圓的塑料樣子的東西,撩開我的旗袍,狠狠地塞進了我的內褲里面,放在我的陰部上面,我想掙紮但是卻順從下來,然后看守交給龍爺一個??仄饕謊畝?。我感覺下體夾著一個圓圓的東西,好充實的感覺,但是不知道這是什么,又非常害怕,尤其聽到電擊兩個字,心里非常緊張。

  龍爺按了手中的那個??仄魃系囊桓靄磁?,我內褲里的那個東西馬上震動了起來,一股性快感飛快的從我的陰部沖入全身,我保證沒有一個女孩子能忍受住這種快感,而且我還被喂食了春藥,跳蛋震動的快感加上春藥帶來的快感交織在一起,我忍不住呻吟喘息了起來。

  龍爺看著呻吟的我不懷好意的笑了笑,放開了手中的這個按鈕,又按下了另一個按鈕,一股劇烈的刺痛從我的陰部襲來,這種疼痛是沒有辦法形容的疼痛,我大叫了起來,趴在地上求饒,然后我瞥見龍爺同時按下了兩個按鈕,電擊的痛楚加上跳蛋震動的快感一起襲來,我又痛又舒服,我一邊趴在地上叫,一邊求饒,疼得我都絕望了,我覺得時間都停止了,就在我想放棄求饒,疼的麻木的時候,龍爺停了下來。

  「騷貨,一會不聽話就還電你的騷逼,要是聽話的話就獎勵你,聽話不聽話?」
  「賤奴聽話,我想做龍爺的漱口盂,做龍爺的便盆,想叫龍爺玩弄我……」我急忙無力的說著,雖然經過一番電擊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我的性欲更強烈了,現在什么都不想抗拒了,雖然一些方式被女孩子的自尊感抗拒著,但現在我只想被變態的方式蹂躪,肉體的欲望戰勝了一切,因為這樣,才能叫我不能高潮的肉體得到滿足。

  坐在地上的我老老實實的自己主動的抬起頭來,張開小口,龍爺拿著玻璃杯對著我嘿嘿的笑著,這時候我才看到龍爺一口牙齒黃黃的,靠近我沖我笑的時候,一股難以形容的口臭迎面撲來,好惡心啊,但我不知道為什么眼前這惡心的一切卻叫我的性欲更加強烈,我好想被弄髒,這樣會叫我覺得自己更賤,更騷,我的這種想法完全填充了我的頭腦……

  龍爺喝了一口水,在嘴里咕嘟咕嘟了好半天,然后全都吐在了我的嘴里面,我用嘴含著他吐出來的夾著口水還有不知道什么的漱口水然后一使勁咽了下去,我覺得自己好髒啊,好下賤。龍爺一只手捏著我的下巴,一只手拿著杯子,又喝了一大口水,在嘴里咕嘟咕嘟了半天,吐在了我的嘴里,我一使勁又把這口漱口水咽了下去,就這樣反復了好幾回,龍爺往我嘴里吐漱口水的吐完的時候,又把嘴里剩下的口水接著吐在我的嘴里,粘粘的臭臭的,但是我都一使勁咽了下去,我覺得這就是我的食物,我的嘴就是客人們的漱口盂,我真的太賤了。我瞥見奶牛雯雯坐在地上用非常非常同情的眼神看著我,眼眶里流出了淚珠,在臉上滑了下來。

  龍爺突然張開嘴,自己用指甲刮著牙齒上黃黃的牙垢,黃黃的牙垢塞滿了龍爺長長的指甲縫里,然后龍爺把指尖縫里的牙垢彈進我的嘴里面,「咀嚼著吃了,騷貨!」

  我感覺一股惡臭突然充滿了我的嘴里面,我忍著不嘔出來,慢慢的咀嚼著龍爺的牙垢,然后一使勁,也咽了下去,好好吃啊,真的太好吃了,我心里想著,我真的好髒,是個十足的賤貨。

  龍爺用手指在自己的牙齒上刮了三次牙垢,都叫我咀嚼著吞了下去,然后又喝了一口水,咕嘟咕嘟半天,吐在我的嘴里,叫我喝了下去。

  「騷貨過來,把舌頭伸出來,用舌頭舔我的牙齒,為我刷牙!」

  龍爺命令著。我感覺每一個命令都是那么的叫我震驚,叫我知道還有那么更加變態的事情,居然還有讓女孩子用舌頭清潔牙齒這種事,但是我的性欲控制了我,叫我覺得這就是我應該伺候客人的事情,越是惡心越是變態,越叫我的身體覺得滿足,現在我底下已經全濕透了。

  龍爺呲著牙齒抬著頭等著我來用舌頭為他刷牙,我顫抖著站起來,低下頭,慢慢的伸出舌頭,從前往后從外到里舔舐著龍爺的牙齒,好臭啊,真的好臭,我的牙齒沾滿了龍爺嘴里的口水和牙齒上的粘液牙垢,這一切我都緩緩吞進了自己的嘴里面,咽了下去,我越來越髒了,不知道為何卻感覺好舒服好滿足。

  我用舌頭為龍爺刷了半天的牙齒,龍爺突然把我的頭按了下去,抱著我的頭使勁的吻著我,突然我感覺一股粘液從龍爺的口中吐到了我的嘴里,龍爺在喂我他的口水,我沒有反抗,一口一口的全部都咽了下去,直到龍爺把我放開。
  「好喝嗎騷貨?」

  「好喝,真好喝?!?br>
  「真他媽賤?!沽齙哪笞盼業南擄涂醋盼?。

  「牙刷的不錯,真他媽的是一只下賤的廁奴,嘿嘿嘿嘿?!?br>
  龍爺松開了捏著我的下巴的手,對著雯雯說:「牙刷完了,叫爺爺嘗嘗你的奶味道怎樣,過來!」

  臉上掛著淚珠的雯雯站起身來,把豐滿的乳房靠近龍爺的嘴,坐在沙發上的龍爺把嘴吸在雯雯黑黑的乳頭上,大口吸吮起來?!負媚?,好奶??!」龍爺抹抹嘴,感歎了一句。馬上又抱緊雯雯,兩只手摸著雯雯豐滿的大屁股,一邊使勁的吸吮著雯雯的乳頭,龍爺的兩只手使勁摳著雯雯的屁股溝,隨著龍爺用力的吸吮,雯雯不時的呻吟一聲。

  龍爺抱著雯雯的乳房喝了好半天才放開雯雯,「好奶,真好喝,那么高的價錢真是值了,喝的真飽?!沽槐吒碰┓崧碾靨?,一邊說著。

  龍爺叫雯雯坐到他的身邊來,然后一只手摟著雯雯。龍爺對著跪在地上的我說:「騷貨,跳支舞助助興?!谷緩罅戳伺員叩囊桓齷魃系囊桓靄磁?,屋子里想起了優雅的中國風的古典輕音樂。我不敢怠慢,雖然在這個男人面前扭動身姿,心里會感到非常的羞恥,但是我沒有一點拒絕的勇氣,我慢慢的站起身,走到正對著沙發的一小片空地上,隨著音樂扭動著穿著紅色蕾絲旗袍的身體,龍爺的眼直勾勾的望著我,好像口水都要流下來了,雯雯也睜著大眼睛看著我,眼神里流露出一種女人對女人的欣賞,但也隱隱約約伴隨著一個做性奴的女人對另一個同樣受辱的女人的同情。

  「把旗袍撩起來,扒著逼跳?!股[瞇的龍爺對我說。本來臉有些紅紅的我更覺得臉頰有些燙燙的感覺,我輕輕地撩起旗袍的短裙,害羞的低著頭褪下肉色的褲襪和米白色的內褲,不太濃密的陰毛沒有一絲保留的暴露在這個男人面前,我覺得自己的手有些顫抖,羞恥的扒開自己的陰唇叫陰唇往外翻露著,然后隨著這優雅的音樂繼續扭動起我的身體,靜靜地舞臺上,一個女孩子光著屁股扒著自己的陰唇,表演著舞姿,羞恥的叫男人欣賞著自己的身體和私處,我的眼睛不敢看任何地方,低著頭感受著男人眼神打在我的身體上的感覺。

  音樂停了,龍爺鼓起掌來,說:「跳得真好,跳得真好,要有獎勵,要有獎勵?!刮儀崆岬匕攵紫律磣傭宰帕髁艘桓鲆?,就被龍爺叫回他的跟前,跪在他的腳前。

  「騷貨,來,龍爺好好獎勵獎勵你,來,品嘗品嘗龍爺釀制了一個星期的雞巴,一個星期沒洗了,嘗嘗,哈哈哈哈?!沽淹確摯?,手放在自己的褲腰上,示意我幫他脫褲子。我聽見龍爺對我說的話,睜大了眼睛望著龍爺的褲襠,不知道下一秒該怎么辦。

  「怎么?不想吃???……」

  「不,不,賤奴想吃,賤奴想吃……」我害怕又用那個塑料球來電我,我急忙辯解著,但是哪個女孩子真心會愿意用純潔的嘴來清洗舔舐男人用來尿尿的臭雞巴啊。

  我顫抖著靠近龍爺,慢慢的把手放到龍爺的褲腰上,把龍爺的褲子慢慢的褪下來,一股腥臊惡臭撲面而來,沒有準備的我乾嘔了一聲,龍爺看到我這樣,淫笑了一聲,「快嘗嘗,健健康康的,營養豐富,哈哈哈哈?!?br>
  雯雯在龍爺的懷里低著頭,用極度同情的眼神望著我,眼淚止不住的從眼睛里流出來;我鎮定了一下我自己,深呼了一口氣,低頭望著龍爺又粗又大的陰莖和又大又圓的睪丸,黑黑的,上面還掛著白色的尿垢,龍爺陰莖的尿道口還掛著粘液,好惡心好惡心,我用手握住了龍爺的陰莖,粘粘的,感覺好髒.

  我把臉慢慢的湊過去,張開涂著紅紅唇膏的小口,伸出女孩子純潔的舌頭,硬著頭皮鼓起一口氣,把舌頭尖觸碰在龍爺的睪丸上,從下到上從睪丸到龜頭,用舌面一下一下用自己的嘴為龍爺清洗著男人的陰部,一股難以形容的腥臊味道充滿了我的口腔,我覺得自己的嘴里就像廁所一樣的味道,我覺得自己真的就像看守說的是一只廁奴,連嘴里的味道都變成廁所味了。

  但不知道為什么,隨著用自己的嘴為龍爺清洗陰部,我覺得非常陶醉這個過程,好像我的嘴就是專門為清潔男人的陰部定制的,我的陰部抽動著,顫抖著,感覺流出好多水,有一個聲音在我的心里回響著,「我好騷,我好賤,我的嘴好臭,這就是我應該做的事情……」

  我用舌頭清洗完龍爺睪丸和陰莖的正面,就用手把龍爺的陰莖歪過去,去用舌頭繼續清洗龍爺陰莖的側面,龍爺的陰莖和睪丸的連接處的縫隙中可以看到很多的汙垢,我伸出舌頭使勁的舔舐著,用力的吸吮著,將這些汙垢都吃進自己的嘴里,然后咽了下去,就這樣過了好久,龍爺陰部的汙垢都被我用嘴清潔掉了。
  然后,我用舌頭開始舔舐龍爺包皮最前面的一圈,那里有好多的白色的尿垢,我用口水打濕了,然后用我的小唇一點點的抿下來,然后在用舌頭清洗一遍。龍爺淫笑著看著我,自己用手把陰莖的包皮攞了下來,露出又粗又大膨脹的龜頭,叫我繼續為他清洗龜頭。龍爺的龜頭上都是粘液,我沒有猶豫,用我的小口含住龍爺的龜頭,使勁的吸吮著,一股鹹鹹的味道涌入了我的口腔,現在我的嘴里各種味道夾雜著,和廁所的味道一模一樣。

  我用嘴為龍爺清洗完龜頭,龍爺用手指了指龜頭的根部,我看見龜頭根部的縫隙中有好多白白的汙垢,味道好臭,龍爺告訴我,這都是他為我準備的包皮垢,叫我全都吃下去,非常有營養。我硬著頭皮舔舐著這些夾藏在龜頭根部的包皮垢,一股惡心腥臊的惡臭味在我的嘴里徘徊,我慢慢的用小牙齒咀嚼著龍爺的包皮垢,騷騷的,臭臭的,這些包皮垢就是妓女的零食,婊子的甜點,性奴的大餐,我好享受這一切,我完全忘了我是一個純樸天真的農村女孩子,在這些變態的蹂躪下,我已經被性欲改變成一個毫無廉恥沒有底線的廁奴。

  我把龍爺的包皮垢吃完了以后,又重新完全的把龍爺的整個陰部都舔舐了一遍,然后抬起頭來對龍爺羞澀的說:「賤奴已經為您清洗完陰部了?!?br>
  龍爺摸了摸我的臉,淫笑著對我說:「不錯,不錯,真是夠騷,既然看你那么喜歡清洗,就把我的屁眼也舔乾凈了吧,哈哈哈哈?!沽忱锏囊恢庇猛櫚難凵褳盼業嚙?,聽見龍爺這么說,把雙手捂在了自己的臉上。我聽見龍爺的要求,我自尊的底線徹底的崩潰了,我不能拒絕,我只能答應,無論龍爺對我提出什么服務要求,因為這里是這些變態嫖客的天堂,是我們這些性奴女孩子的地獄。

  龍爺松開抱著雯雯的手,起來轉過身蹲在沙發上,手扶著沙發的靠背,把男人的屁股溝沖給我,一股大便的味道迎面而來,我聞了聞,沒有覺得惡心,反而覺得這種味道好香。龍爺叫我把臉湊過去,使勁聞聞。我慢慢的把臉湊過去,用鼻子使勁聞了聞龍爺的屁股溝。

  「好聞嗎?臭婊子?!沽飾?。

  「嗯,好聞,好臭,好聞……」我一邊聞著一遍回答著。

  「那么喜歡就趕快舔舔吧,我有一個星期沒洗屁股了,哈哈哈哈……」
  龍爺淫笑著對我說,坐在沙發上的雯雯突然捂著胸口乾嘔了一聲,用同情的眼神望著我,抽泣著。我的表情已經麻木了,和雯雯對視了一眼,就轉過頭來用雙手把龍爺的屁股扒開,龍爺的屁股溝好黑,肛門周圍還有好多毛毛,我望著這一切惡心的場景正不知所措的時候,龍爺叫我把臉埋進他的屁股溝,把味道先都聞進我的肚子里。我扒著龍爺的屁股,把臉靠近龍爺的屁股溝,然后慢慢的把臉埋在龍爺的屁股溝里,好臭好粘,我使勁的大口大口吸著龍爺屁股溝的味道,慢慢的把自己變成一個廁所。

  我聞了好半天,然后把臉從龍爺的屁股溝里挪出來,又呆呆的看了看龍爺的屁股溝,不由自主地伸出舌頭,從下往上開始用舌頭舔舐著龍爺的屁股溝,我的舌頭就像一張廁紙一樣,用女孩子純潔的舌頭為面前來嫖我的客人擦著屁股,龍爺屁股溝里的粘粘的東西全都吃進了我的嘴里。然后我扒著龍爺的屁股溝開始為龍爺清潔肛門,我把舌尖伸進龍爺的黑黑的佈滿皺折的肛門,在肛門外面一圈一圈的繞著舔著……坐在沙發上的雯雯望著我一直在乾嘔著,淚水已經流滿了她的臉頰。

  我就這樣清潔著,直到龍爺的屁股溝沒有了任何臭臭的味道,全被女孩子的味道佔據了,我對龍爺小聲說:「賤奴已經為您清洗完肛門和屁股溝了?!沽由撤⑸獻呂刺嶸獻約旱目闋?,淫笑著問我:「好吃嗎?喜歡嗎?」我低著頭告訴龍爺:「好吃,賤奴喜歡……」

  「騷貨伺候的真不錯,真得給一些獎勵,呵呵呵呵,來吃塊麵包……」龍爺伸手在他旁邊的小桌子上拿起一塊牛角麵包遞給我,我按照這里的規矩磕了一個頭謝了龍爺,心想能吃到這么好吃的麵包,做了那些也是值得了,像我這樣的貧困村子里的女孩子,能吃到這么香的麵包真的是一種奢望。

  但龍爺這時不懷好意的對我說:「嗯……只是乾吃也沒有什么味道,來,把我的鞋子襪子脫了,吸吮一口我的臭腳再吃一口麵包,男人的臭腳加麵包配搭著吃,肯定香香的,嘿嘿嘿嘿……」

  我感覺自己拿著麵包的雙手開始發抖了,我望著龍爺抬起來的腳,我沒有辦法只能把手伸過去為龍爺脫下皮鞋,一股難以形容的腳臭頓時充滿了這間屋子,雯雯把手捂在自己的鼻子上,臉上露出惡心的表情。

  我把龍爺汗水浸透的襪子慢慢脫了下來,一股說不出的屈辱感涌上我的心頭,即使我現在的性欲多么的亢奮,都沒辦法壓抑住這種屈辱感,眼淚在我的眼眶里打轉,然后流了下來,我抽泣著一只手捧著龍爺的臭腳,一只手拿著賞給我的牛角麵包,龍爺對我說:「快吃,香香的,你們這群農村來的女孩子肯定沒吃過這么香的麵包,哈哈哈哈……」

  我顫抖著捧著龍爺的腳,把龍爺的臭腳挪到我的嘴邊,我微微張開嘴觸碰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氣張開嘴吸吮了一口,鹹鹹的,太惡心了,龍爺的腳臭填滿了我的嘴,我急忙咬了一口麵包,想把這股嘴里的惡臭壓下去,但是因為味道太臭了,麵包的香味根本中和不了嘴里的臭味,只剩下麵包的香甜和龍爺腳臭的味道一起夾雜在我的嘴里,味道難以形容,我使勁嚥了一下,把這口腳臭味的麵包吞進了肚子。坐在沙發上的雯雯看見我吞下去的場面立刻乾嘔了一大聲,但是不知道為什么龍爺一直沒有理睬她。

  「好吃嗎?」

  「好吃?!刮業妥磐?,抽泣著回答著。

  「好吃就多吃……就喜歡看著那么漂亮純真的女孩子惡心痛苦的表情,嘿嘿嘿嘿……」龍爺和我說完又自言自語的說著。

  真的是太變態了,居然看著女孩子痛苦的表情來尋找快感,真的是太變態了,我心里想著。

  我抽泣著繼續吸吮一口龍爺的臭腳,然后屈辱的咬一口麵包,就這樣嘴里混著男人的腳臭味把整個麵包都吃了下去。我喘著氣坐在地上,腦子里面一片空白,我也不知道是被惡心的崩潰了還是怎么的了。

  龍爺摸著我的頭,淫笑著說:「不錯,不錯,弄得我精蟲上腦,性欲都起來了,過一天再用用你這個便盆吧,今天就在這陪我睡,嘿嘿嘿嘿……」

  龍爺按了一個按鈕,把看守叫來,和看守說:「淑娟今晚就在這陪我睡了,把我預訂的逼泡棗和女香棗先釀上吧,后天我來品嘗,再試試淑娟這個便盆?!?br>  「好的好的,我們這就準備,您是用雯雯釀制還是再找別的女孩子?」
  「就用雯雯吧,嘿嘿?!沽戳絲吹妥磐仿忱崴嚙?。

  什么是逼泡棗,女香棗?我心里想著,會不會很可怕?怎么還要用女孩子來釀制?我正在想著的時候,另一個看守拖進來一個大盤子,里面放著10個干棗。然后看守用小刀子把棗核剔出去,然后又在棗上劃出一道道的小口子,我呆呆的望著這一切,有些好奇,只是雯雯的抽泣聲更頻繁了。

  看守又拿出一個大玻璃碗來,然后叫雯雯往玻璃碗里面尿一大碗尿。雯雯羞澀的站起來,捂著臉蹲下去,在碗里尿了一大碗的尿。然后看守叫雯雯劈開腿坐在沙發上,淫笑著扒開雯雯的陰唇,慢慢的往雯雯的陰道里面塞進去5個干棗。
  「龍爺,逼泡棗放好了,等一天一夜您就可以享用了,嘿嘿嘿嘿,明天我們找幾個女孩子舔舐一天雯雯的陰部,刺激雯雯分泌更多的白帶,這樣逼泡棗就更香了。嘿嘿嘿嘿?!?br>
  「不錯,聽起來就肯定很好吃,明天也叫淑娟去幫著釀制吧,嘿嘿嘿嘿?!?br>  「龍爺您怎么吩咐我們就怎么辦。接下來我們準備女香棗?!?br>
  看守往雯雯的肛門周圍抹了一些油一樣的東西,然后慢慢的把5個干棗一個個塞進了雯雯的肛門,然后叫雯雯自己食指,塞進自己的肛門里面,「騷貨,感覺到棗了嗎,往里塞塞,別出來,如果掉出來一個,就把你從奶牛圈挪到肉腳圈里去?!箍詞廝檔秸?,雯雯恐懼的睜大了眼睛,搖著頭,然后馬上使勁的把自己的食指往肛門里面捅了捅。

  肉腳圈是什么地方?為什么雯雯那么害怕?我正想著,看守拿過一個大注射器來,把注射器口放進那一大玻璃碗雯雯的尿里面,吸滿了,然后伸進雯雯的肛門,把一大管注射器的尿全部打了進去。然后有一個看守帶著四個什么衣服都沒有穿的女孩子抬著擔架走了進來,把雯雯放在擔架上,躺著被抬了出去。臨走的時候,看守還對那四個抬著雯雯的女孩子說:「小心些,要是她掉下來,把釀制的棗弄壞了,電擊你們幾個一天?!?br>
  我望著這一切徹底驚呆了,已經徹底突破了我想象的極限,這個地方和這個地方的客人都太變態了,甚至已經不能用變態這兩個字來形容了。

  一切都弄完了,看守對龍爺說:「那我們就出去了,祝您玩的愉快,有什么事情就叫我們,明天什么時候我們來接淑娟?」

  「明天一早就來接她吧,對了,聽說你們這又新來一個廁奴叫鳳梅的,明天把她叫來做我的便盆?!?br>
  「龍爺,鳳梅這個姑娘有些不?;?,我們怕傷了您的興致……」

  「沒事,不?;壩植惶暗耐娣?,不?;耙埠猛?,哈哈哈哈……」龍爺笑著。
  「嘿嘿嘿嘿,龍爺您就是厲害,那好,明天我們一早就把鳳梅帶來?!?br>  說完看守就走了,關上門,屋里就剩下我和龍爺兩個人。

  我在想鳳梅自從上次那樣被曲別針紮以后好了嗎?現在怎么樣了?明天她會不會受得了?我不知道為什么不由自主的同情起來了她。

  「想什么了騷貨,呵呵,是不是想挨操了……」龍爺摸著我的臉淫笑著說。
  我怯怯的「嗯」了一聲,臉上的淚珠已經乾了。

  龍爺看著我,端起了雯雯剛剛尿的那一大玻璃碗尿,注射器只吸了一少部分,還有很多尿在碗里面。

  「奶牛的奶味道不錯,也不知道尿味道怎樣?!沽劬Ψ⒐庖謊碰┑惱饌肽?,突然放到嘴邊,喝了一大口,我睜大了眼睛,已經呆住了,這個男人居然喝女孩子的尿,不嫌惡心啊,之前這些客人叫我們這些女孩子喝尿是為了虐待我們,可是他,我面前的這個男人現在也在喝女孩子的尿,是為了什么?我的腦子已經理不清了,只能告訴自己,這里變態的事情太多了,已經超出一個女孩子的理解力了。

  「哇!好騷,好香,真好喝?!沽舌舌?,非常陶醉的自言自語說著,仿佛他喝的不是女孩子的尿,而是什么瓊漿玉液。龍爺又端著玻璃碗對著我喝了幾大口,然后用非常變態的表情望著驚呆的我。

  「來,你也嘗嘗,很貴的,嘗嘗,很好喝,趁熱都喝了,一會就涼了……」龍爺把碗遞到我的跟前,淫笑著對我命令著。

  我感覺自己呆住了要有一年的時間,我望著他慢慢的把手伸出來,接過他遞給我的這一大玻璃碗尿液,我端著碗還是睜大了眼睛望著他,深呼吸著,頻率很快,看到這一幕幕的場面以后我感覺自己已經沒有任何意識了,我把碗放在自己的嘴邊,咕咚咕咚的慢慢喝了起來,我已經失去了味覺,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都喝了,飽飽的,嘿嘿嘿嘿……」龍爺對我說著。

  我一口氣把雯雯的尿都喝進肚子里去,我現在的胃口里有龍爺的漱口水,口水,牙垢,龍爺陰部的汙垢粘液,屁股溝的汙垢,龍爺臭腳的汙垢,還有一塊牛角麵包,半碗女孩子的尿液,我的胃就好像化糞池一樣。

  龍爺看我喝完,問我:「好喝嗎?」

  「好喝……」我呆呆的回答著。

  龍爺站起身,一把就把我抱了起來,他的力氣好大,一只胳膊摟著我的身體,一只胳膊摟著我的絲襪腿,就把我抬進臥室里面,把我扔到了床上。然后把我的雙手分別拷在了枕頭兩邊床頭的手銬上面。

  龍爺自己把自己的全部衣服都脫光了,露出一塊塊肌肉,男人的陰莖像大炮一樣正對著我,我突然有一股不好意思的感覺和羞澀,我歪過頭去,不想正視。龍爺看見我害羞的表情,笑了笑,然后就撲在我的身上,瘋狂的親吻著我的臉,龍爺嘴里那種難以形容的口臭味充滿了我鼻子周圍的空氣,我努力的忍受著一切,我感覺渾身酥酥麻麻的,越來越強烈,我順著龍爺親吻的節奏無意識的抬起頭來露出脖頸,龍爺順勢開始親吻我的勃頸,耳根,面頰,然后又深深地吻起了我。
  龍爺的雙手緊緊的抱著我,一只手在解著我旗袍側胸的紐扣,另一只手伸到我的兩腿之間撩起我的旗袍,揉弄著我的陰部……

  這是我一天之內第二次被奸汙,被壓在龍爺身下的我在想:這就是妓女性奴的生活吧……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23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