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人為樂的吾妻】【作者:隱居士】   人妻小說 
字數:4413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br>  第一章、要鼓起勇氣!

  前言:本文的創作,很大程度上是受到始祖級人妻文章《新妻倩如》的啟發和鼓勵。雖然本文的構思由來已久,但直到現在才能真正成文,斷斷續續的創作中難免有不足之處,權當一笑,概不接受吐槽。

  為表達對始祖級文章的致敬,本文沿用老公「啟民」的稱呼。

  ——玲兒是啟民的新婚妻子,擁有秀麗外表的她目前賦閑在家,只是偶爾幫自己的妹妹婷婷做些小業務賺賺外快,同時也打發一下清閑的生活。玲兒單憑外貌絕對稱得上是一個大美人,而且清純得如一張白紙,剛結婚時甚至連做愛是什么都不知道,啟民自己對這個妻子是非常滿意的。

  啟民和玲兒結婚沒多久就有了小孩,但是因為身體的原因卻在6個月時流產了。啟民夫婦都感到很傷心,玲兒在休養了兩個月之后身體基本康復,這時她提出要幫妹妹婷婷去外地辦一個大項目,可能要離開三個月。啟民也認為她應該先出去散散心,就同意了。

  可是自從玲兒離開啟民到現在已經三個多月了,她還是沒有回來,雖然偶爾還有打一通電話回來,但啟民總覺得有隱隱的不對勁。

  啟民沒有直接去詢問她的妹妹婷婷,他感到自己的妻子對事業的投入程度遠超出了他對她的了解,甚至可能這根本不是什么「事業」。啟民在玲兒平時存放東西的地方仔細尋找起來,很快他就在梳妝臺下面發現一本上了鎖的小本子。
  「這是日記本?」啟民滿懷狐疑地嘀咕著,他雖然沒有鑰匙,但是憑借著自己對鎖的了解,他僅憑幾根鐵絲就弄開了這個簡單的鎖頭。

  日記里的內容讓他大吃一驚:這,這是……這到底是什么??!

  啟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美貌妻子的小本子上儼然記著她一連串不為人知的故事:啟民首先看了第一篇,這是發生在他們結婚不久之后的故事,當時玲兒還沒有懷孕。

  慵懶的早上,啟民照常起床上班,甜蜜的蜜月剛過,性欲初開的玲兒因為昨夜的大戰而一直睡到接近中午。起床之后,玲兒突然想出去走走,于是乎她穿著平常的衣裳出了門。

  在距離自己樓下不遠的小巷里,步行著的玲兒發現了一個蹊蹺的情況:三個高中生模樣的男孩把一個同樣像高中生的女孩推在墻角的垃圾車后面,男孩已經把女孩的衣服脫了一半了,女孩明顯在奮力掙扎,還帶著哭喊。

  玲兒輕輕走過去,突然問道:「你們在干什么???」受到驚嚇的幾個男孩回過頭來發現了玲兒,他們恐嚇道:「干什么,別管閑事!」玲兒沒有理會男孩們的恐嚇,她又走近了一點:「你們該不會是想跟這個女孩做愛吧?這樣是不對的哦,做愛是大人才能做的事?!埂縛晌頤且丫譴筧肆稅??!姑娑粵岫庥字傻奈侍?,男孩們的回答也挺可愛。

  「你們是嗎,但是這個女孩兒不是吧,你們不要欺負她哦,這是不對的?!沽岫絳逃?,同時那個被撕爛衣服的女孩開始哭喊道:「救救我,救救我?!埂改閌鞘裁慈??要來管我們的閑事?」男孩們唬道,他們這時才認真看了看玲兒?!贛?,還是個大美人呢?!埂改忝欽庋鍪譴淼?,不能強迫女孩跟你們做愛哦,這是大人的事。好像我這樣的大人,才可以的。

  「」哦?那我們跟你做愛好不好?「男孩們笑道。

  玲兒點點頭:「那,如果我跟你們做愛,你們就不能欺負這個女孩了哦?!孤弁餉猜凵聿?,玲兒都要比眼前這個女孩兒強上數倍,這些眼睛里冒火的野獸男孩聽到她這樣說,立刻就把火焰燃燒到玲兒的身上,被按倒的女學生趁機跑了出去,立刻跑得無影無蹤。

  現在就剩下幾個男生跟一個美艷少婦了?!負?,那我們就在這里開始吧?」男孩們一邊逼過去,一邊把玲兒團團圍住,生怕她給跑了。

  玲兒輕輕推了他們一把,說:「等等啊?!埂父墑裁??」「做愛都是要脫衣服的吧,你們也快脫吧?!鼓瀉⒚塹難劬Φ傻美洗?,他們眼看著玲兒自己把衣服解開,那凹凸有致的誘惑身軀很快暴露在他們的視線里面。

  「怎么啦,不是要跟我做愛嗎?」已經露出雙乳的玲兒反而動手幫他們脫起衣服來,隱蔽的角落里頓時春光無限。

  「兄弟們,別跟她客氣,上!」受不了玲兒強大無比的誘惑力,一個帶頭的男孩下令,三條餓狼立刻撲了上來。

  女人的喘息噴在臉上,男生的欲火猛的點燃,「噢,好大,女人你這奶子有F-?。茫眨邪??」男孩把弄著手里握不住的乳房,貪婪的牙齒不斷在奶子上咬來咬去,透明的口水瞬間粘滿了粉紅的奶頭,一股奶味兒直入骨髓深處。

  玲兒微微喘息,她已經被三個男孩壓在身下,她回答道:「嗯,你們喜歡嗎?我老公有點嫌太大呢。

  「」真大,好香,咬一口嗯嗯?!改瀉⑼媾攀擲锏暮廊?,粉紅的乳尖被他咬得彈跳不已,而且很快就變成硬邦邦的一粒粉紅櫻桃。

  「女人,你下面好濕,我們可要插進去了?!鼓猩兆×俗約號塹難艟?,正在玲兒那開啟過幾次的私處外面滑動,她的陰唇上濕漉漉一片。

  「啊,嗯,插進去吧,狠狠插我?!沽岫瞇愿械男蕹に燃兇×四猩?,配合著對方在自己的體內做活塞運動。

  滾燙的年輕肉棒長驅直入,絲毫不理睬肉穴的阻撓,美妙的花芯即刻與粗大的龜頭親吻,交換著彼此的觸感和味道。

  「噢,噢,射在里面沒有關系?」男生賣力地抽送起來,臉頰因為興奮而變得發紅的他還不忘問道。

  玲兒親吻著對方的奶頭,忘情地輕輕搖頭說:「沒關系,玲兒這個地方最愛男人的大雞雞了,啊啊啊……」「那我們可不客氣了!」「額~ 額~ 額~ 你們可
以再大力點,啊~ 咬姐姐的奶子,對,就是那個地方,啊~ 不要舔姐姐的腳,癢癢?!埂鈣訴昶訴?!」「地上好多碎石呀,來,你們坐到姐姐的奶子上,讓姐姐幫你們舔雞雞,嘻嘻?!埂概兌才兌?,啊??!女人,把你屁股翹起來,本大爺要射爆你!」男生強壯的雙臂抱住玲兒的腰肢,不要命似的狂干那狹隘又充滿彈性的陰道,一大股騷水不斷從肉棒與肉穴的縫隙中溢出來,淫穢的味兒在空氣中散開。

  「嗯,好熱好熱,呀~ 快把玲兒干臭,讓玲兒的穴充滿你們的味道,嗯嗯!」就這樣,三個男生在垃圾車后面,把性感的玲兒翻來覆去地抽插,時而內射時而口爆,玲兒還學會了用乳房幫他們乳交,不多會就弄得自己渾身臟兮兮的,但雙方都非常滿足。

  「啵啵!」激烈的性愛結束了,但玲兒還主動幫男孩兒舔干凈陽具上的精液,把他們清理得干干凈凈,她一邊親一邊說:「姐姐是大人,這種事以后要找姐姐做,不能欺負小女孩,那是違法的哦?!埂甘?!」男生們都很聽話了。

  「對了,你是不是妓女???你收錢不的?」有一個男生問。

  「做這么舒服的事還能收錢的???」玲兒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那當然了,專門跟男人做愛然后收錢的女人多得是!」玲兒嘆了口氣道:「怎么還有人這么無恥啊,這肯定是壞女人,你們可不能跟這樣的女人做愛哦。
  「說這話的時候,她還沒忘了把嘴角的精液舔干凈。

  「但是我們又沒女朋友,很快又會想要做愛了,怎么辦?」玲兒火熱的胸脯靠了過去,夾著男生的肉棒,嘻嘻笑道:「那姐姐把你們吸干凈,免得你們待會又去做壞事?!埂膏?,噢。你要幫我們把火都泄掉么?」「嗯嗯,做好事就要做到底嘛?!埂改悄惆鹽頤譴燈鵠?,然后我們再干你一次,嘿嘿?!咕駝庋?,玲兒跟三個男生在隱蔽的垃圾桶后面,被三個男生翻來覆去地爆插,直到他們對這豐滿的乳峰,緊窄的陰道都玩膩了為止,年輕的精液粘滿了玲兒的臉和胸部,而后他們就這樣把赤裸的玲兒丟在垃圾堆后面,揚長而去。當然,他們保證了這兩天都不會去玩女人了,連續射三次也足夠把欲火都泄掉。

  玲兒背倚著墻壁,正舔著手指上的精液時,剛才那個差點被強奸的女生卻出現了。她看到玲兒這幅摸樣,想哭卻沒有哭出來,只是站在那兒默默盯著看,拳頭緊握,臉蛋憋得通紅。

  玲兒站起身,拉起她的手,緩緩說:「沒事了,他們不會欺負了?!埂感?,謝謝,但是我覺得自己好窩囊,好沒用,就連他們幾個也來欺負我,他們對別人明明不會這樣的,還連累了你,嗚?!沽岫竽笏牧車?,換上笑容道:「你有什么心事,不煩跟姐姐說說,沒準姐姐還能幫你?!古锪撕靡徽?,低下頭小聲說:「我平日里就很沒膽,老是被別人欺負,他們都笑我,這次居然還想強奸我,嗚嗚?!古底潘底啪鴕蕹隼?,玲兒把她抱住,安慰道:「沒事了,其實你可以大膽點,有自信些,你憑什么就要被他們欺負???」女生抹了抹眼睛,「我就是沒自信,對別人說話也不敢大聲,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也許他們就是看準了我這個人,無論遇到什么樣的事都不敢反抗,我真沒用?!沽岫俅偽Ы裊慫?,她扶著女生到角落里坐下,輕聲說:「也許你試著大膽點,有自信些,要勇敢說出自己的想法,他們會怕你都不一定?!古故譴雇飛テ骸肝藝餉疵揮?,打架也沒打過,罵人也不會罵,要是再遇到他們都不知道怎么辦?!埂改憔醯?,你要是會打人了,膽子是不是會大些?」玲兒問道。

  「我覺得,可能會吧,但是無端端的怎么能去打人呢?!古坪躉指戳說憔?。

  玲兒想了下說道:「告訴你個秘密,姐姐的身體有個特殊的地方,被打的話會非常舒服,姐姐可是很喜歡被打的哦。要不這樣,你來打我罵我,盡情發泄一次,沒準你以后的膽子就大了?!埂改竊趺蔥?,你剛剛才救了我?!古淹芬〉孟癲斯?。

  玲兒握住她的手道:「其實你可以這樣想,我剛才搶了你的男人,還跟你的男人做愛,現在還那么無恥地在你面前脫衣服,諷刺你的身材沒我好。你心里其實很恨我對吧?!埂剛狻古械愫苛?。

  「你看你,奶子這么小,男人一看到姐姐的奶子就把你丟垃圾堆里去了。現在給你扇一巴掌你還不打,你說你這么窩囊???」玲兒趁熱打鐵刺激她。

  「我……」「姐姐的奶子上面粘滿了剛才那些男人的精子,你看姐姐的奶子現在紅撲撲的多高興,你的奶子連口水都吃不到?!埂副鶿盜?!」「啪!」女生揮手狠狠打了玲兒的胸部一巴掌,一只豐滿的乳房被手掌打得猛烈甩出去,又縮回來,乳波蕩漾。

  女生打了一巴掌后,看著自己的手發呆,「我好像,好像真的有點勇氣了?!沽岫α送π夭?,大聲道:「就是啊,你要有勇氣,現在狠狠打姐姐一頓吧?!古錆熗肆?,她好像是下定了決心,揚起手對玲兒的乳房左右開弓猛大,一連串的攻擊伴隨著清脆的響聲,玲兒配合地發出一聲聲悶哼,但是身體一點都沒退縮,任由自己一對豪乳被打得左右亂甩。

  女生打了半響才停下,自己倒是累得直喘氣,玲兒的乳房表面泛起了紅暈,看樣子并沒有受傷,相反倒是性欲被激發出來了。

  這時的玲兒并不討厭這感覺,她在日記里寫了這樣一段話:啊,手掌抽在身上,好疼,但也好刺激,穴里好像有很多水要出來。不行,我怎么會喜歡這個啊,會被打壞的。但是,真的好刺激,好想她打得更用力些,玲兒好喜歡被別人打破奶子,好刺激,嗯嗯,玲兒是個臭女人,好想讓啟民也看到,又要泄了……
  膽小女生這會兒一連打了玲兒的乳房幾十下,直到自己的手掌都隱隱發疼。她喘著氣說:「真,真的有用,我感到自己從未這樣激動過,現在膽子大了好多?!沽岫鶿氖址旁謐約盒乜?,說:「你是不是感到情緒都宣泄出來了,不過你還要宣泄得更加徹底些,把平日里的怒氣都發泄出來,這樣你以后才能有自信啊?!古孟袷竅露司魴?,但又非常猶豫,吞吞吐吐道:「那么,姐,姐姐,你能不能,能不能陪我好好發泄一次,我賠你醫藥費?!埂肝?,能說出打人然后賠醫藥費,你比剛才有勇氣多了啊。放心吧,姐姐是自愿幫助你的,不論你怎么打都不要你負責哦?!沽岫閹揭慌愿右蔚牡胤?,「那現在你有什么想法,想怎么打?

  「女生想了想:」剛才打你的時候,我腦子里就想到一個女生,一個平日里老是欺負我的女生,她的胸部也很大,很大?!桿檔秸飫鎘忠澈熗?。

  「那很好啊,你就把我幻想成那個人,她怎么稱呼?你想怎樣狠狠打她?」玲兒問道。

  「她有個外號叫鬼婆,我特想往她身上吐口水,然后踩扁她胸部,每次都變著法子欺負我,就憑自己奶子大,勾引了一堆人?!古剿翟狡?。

  「哦,鬼婆啊。那么你叫什么?」「叫我阿琴可以了?!沽岫呈衷誶澆羌窳爍隹罩醬?,套住了自己的頭部,然后對阿琴說:「琴,我是不是跟鬼婆很像,你敢不敢打我,嘻嘻?!拱⑶倬庖渙募し?,手指都激動到顫抖的她,看到戴著頭套的玲兒就發飆了。她躍上前一把把玲兒推倒在地,然后猛地往玲兒的胸口吐了一口水,嘴里罵道:「你個死鬼婆,奶子大就了不起啊,老娘踩爆你!」阿琴說完就一腳往玲兒的胸部踩去,白色運動鞋緊緊陷進玲兒的乳肉里面,粉紅的乳尖卡在鞋底的紋路里面,整只乳房變成了一塊扁平的肉餅。阿琴踩第一腳之后變本加厲,白色運動鞋接二連三踩下去,玲兒的雙乳都沒逃得過,頓時被印上了不少鞋印,乳房被踐踏的恥辱也讓玲兒的肉穴極為興奮,一大股淫液冒了出來,好不淫蕩。

  阿琴踢了幾十腳之后,越來越激動的她干脆把鞋子脫了,穿著白襪子的腳直接伸進紙袋里面,緊貼著玲兒的嘴。玲兒也非常配合,她張開嘴含住那發黑的襪尖,還用舌頭吮吸起來,年輕女學生那特有的酸臭腳味灌滿了她的身體,也許是某堂體育課遺留下來,也許是被追逐時留下來的,但不管如何,這味道是在玲兒的嘴里散開了。

  你個賤人,舔腳吧你,阿琴把腳趾頭往玲兒的嘴里塞,讓對方含住自己的整只腳掌,她神情激動,人也變得十分沖動。玲兒倒是很安靜,很聽話地舔起來,末了還用牙齒咬住阿琴的襪子脫掉,然后細細舔起阿琴的腳趾縫來,這酸臭味兒簡直讓她連續到達高潮,淫水不可抑制地涌出。

  在被玲兒舔了兩只腳后,阿琴激動的情緒也逐漸降溫了,她冷靜下來才發現,自己居然也能有這么兇狠的能力。

  玲兒讓阿琴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自己雙手捧住乳房,說:「你看,我的奶子都快被你踢掉一層皮了,你好厲害哦?!顧娜櫸可先壤崩鋇耐?,皮膚紅腫,還有些地方快破皮了的樣子。

  「對不起,我有點太激動了?!拱⑶倌幽油菲?,有點不好意思。

  玲兒捧起自己的雙乳,認真地對阿琴道:「你知道姐姐的奶子,跟你的奶子有什么區別嗎?」阿琴搖搖頭。

  「它們都已經發育好了,剩下來就是產奶和被男人玩弄的功能而已,不用多久它們就會壞掉變黑。

  姐姐的奶子反正只要能擠奶就可以了,不像你的奶子還在發育中,所以你可以盡情打姐姐的這里,就算把姐姐的奶子打破也沒事的哦?!噶岫前寥說乃櫬聳輩悸撕諍詰男?,骯臟不堪,但還是非常堅挺。

  「其實,我也有個很想做的事,既然這樣就……吧?!拱⑶俚蛻岫盜俗約旱南敕?,玲兒聽完話,臉刷地也紅了,不過她點頭答應的動作毫無遲滯。
  玲兒拉著阿琴來到附近一間沒什么人的公廁,這個地方白天基本都沒人,她們進女廁所看了看,確認沒人之后,玲兒又把衣服脫下,然后把自己的雙乳平靠在蹲廁的腳墊上面,她整個人都趴在廁所的地面上了。

  「這真的可以嗎?」阿琴有點猶豫不決。在她的面前,玲兒蹲在一個蹲廁的入口凸起處,剛被踐踏過的雙乳平放在地面上,直接貼緊了臟兮兮的地面,粉紅的乳尖似乎精神十足。阿琴最終還是下定了決心,她穿著鞋的雙腳分開踩到玲兒的乳房上面,整個人晃著晃著站在了玲兒的乳房上面,然后解開褲子蹲了下來。
  玲兒瞪大了眼睛,看著自己那傲人的雙乳被女學生的腳踩成肉餅貼在地面上,實在是一件蠻刺激的事,尤其自己的乳頭還有卡在對方鞋底縫隙里的危險。
  「臭,臭鬼婆,喝老娘的尿吧!」阿琴咬緊牙齒憋出一句狠話,她也不管玲兒的乳房已經被她踩成了一塊扁扁的肉皮,脫下內褲就朝玲兒的嘴里撒尿。只見到一道黃燦燦的液體從女學生的下體飛射而出,恰好落在年輕的人妻嘴里,迅速在里面翻滾起來,玲兒咕嚕咕嚕喝了下去,而雙乳猶自被踩在腳下,緊貼骯臟的地板。

  這邊廂,阿琴舒暢地發泄著自己對鬼婆的不滿,那邊廂,玲兒可是被巨大的刺激弄得淫水橫流,被當成垃圾踩在廁所里讓她欲罷不能,乳頭甚至可以聞到這地板的味道。

  「啊,好舒暢!」滿臉通紅的阿琴站直起身,她一腳踢在剛喝完了尿的玲兒身上,把她推倒到廁坑里面,然后發狠抬腳就踢,直把玲兒踢得連聲喊叫求饒,全身也變得骯臟不堪。

  阿琴非常激動地猛踩了玲兒十幾下,直到她自己也氣喘吁吁為止。被踩踏的玲兒反而沒什么事,她從地上爬起來,蹲在阿琴面前輕聲問:「小妹妹,你現在是不是覺得自己膽子大了很多了?」阿琴想了想,果斷點點頭道:「是啊,還真的舒暢了很多,平日里很多不快也發泄出來了,真是要謝謝你?!沽岫∫⊥返潰骸膏?,不用,姐姐反正今天有空,幫你這個忙沒什么。其實,姐姐自己也很舒服哦。

  「玲兒挺了挺胸部說道:」你知道嗎,奶子天生這么大的女人都是比較容易興奮的,而且這奶子不太敏感,要狠狠打它們才會變得很舒服很舒服,其實你也幫了姐姐呢?!浮故恰??我沒這么大的胸部,這倒是不清楚?!赴⑶僬0妥叛劬?,似乎有點不相信,但又有點信了。她想了一下,突然又說:」嗯,姐姐。那么,你以后能不能再幫幫我?!噶岫α?,」當然可以啊,你需要時來找我,我把手機號碼給你?!桿Φ孟窕ㄒ謊永??!瓜麓我呀憬惆槍飭舜蚋鐾純炫??!溉占嗆竺媸橇岫男牡茫何醫裉熳雋肆郊檬?,救了一個女生,還幫助這女生樹立了自信心,俗話說好事成雙,今天真是太快樂了。嗯,不過這件事還是別告訴親愛的老公吧,嘻嘻,玲兒自己的小秘密哦。

  啟民看到這里幾乎要窒息,想不到自己的嬌妻居然主動被輪奸和暴打,她居然有這么強的被虐欲望,完全看不出來??!不過啟民同時也發現,自己的肉棒已經變得硬邦邦的了?!膏?,怎么回事,難道我喜歡看玲兒被強奸嗎?」他搖搖頭不去想倫理問題,繼續往下看去。玲兒的日記里面,今天這一篇已經寫完了,啟民接著看第二篇……

  第二章、陽痿得治!

  這篇日記的時間已經是第一篇的幾天之后,看來愛妻玲兒并非每天都寫日記,只是她認為值得記下的事情才會寫日記。

  日記的開頭是一天的早晨,玲兒敲開了一戶鄰居的大門。啟民認出了這個門牌號,這是站在他隔壁那棟樓上面的,難道玲兒跟鄰居也?

  啟民繼續往下看:開門的中年男人看到玲兒有點發愣,這兩人對視了一會之后,終于由中年男人首先開口:「請問你找誰?」玲兒微微一笑:「你好,我是你的鄰居啊,有點事想找你談談,能讓我進去嗎,我就一個人?!鼓侵心昴腥擻械惴從Σ還?,不過他終于還是決定開門讓玲兒進去。這是一戶普通人家的房子,屋里除了中年男人外還有這男人的老婆,一個中年婦女,看起來三十多歲。
  這家人明顯都認識玲兒,只是不知道她現在過來干什么。玲兒也不客氣,自己就往沙發上一坐,環視了一下周圍后說:「那具貼著我照片的人偶呢,放在哪啦?嘻嘻,我在窗戶看到了,你們這幾天都在偷拍我照片,貼在人偶的臉上對吧?!沽岫偶降乃搗ㄈ彌心昴兇佑械鬮蘅墑蝕?,他抓抓頭皮說:「不好意思,我們就是自己看看,絕沒有傳出去?!埂該皇擄?,我沒有追究你們責任的意思,只是覺得那人偶做得好好,想看一下而已。我沒惡意的。

  「玲兒笑了,她坦率的表情讓現場的氣氛緩和不少。

  聽到玲兒這么說,中年男子最終去房間里拿出了一具精致的膠娃娃,那娃娃的臉上還貼著玲兒的照片,娃娃的身體仿照性感女人的體型做,十分逼真。
  「哇,好精致,這是你做的嗎?」玲兒摸著那膠娃娃的身體,驚嘆道。
  中年男人不好意思地撓撓頭:「我不是做這行的,不過這是第一業余興趣,讓夫人見笑了?!埂覆還?,你為什么在娃娃的臉上貼上我的照片呢?」玲兒嘻嘻笑著問。

  「這,這個,這個嘛?!拐舛苑蚋徑偈庇械戕限?。

  還是玲兒打破了尷尬的氣氛:「沒什么啦,這是你們自己的愛好,再說你們又沒對我怎么樣?!埂赴?,不怕跟你說,」中年男人的妻子代替著回應道,「我丈夫今年竟然有點陽痿,他要靠強烈的刺激才能跟我房事。因為你經常穿著性感在陽臺走,我老公不知不覺就把你當成了幻想的對象,最后才做出這個人偶?!埂岡詞欽庋?,陽痿可真是件非常麻煩的事,跟老公做那個事可是我們做妻子的最幸福的事了?!沽岫櫚?,她邊說還邊幫中年男人脫褲子,沒等對方反應過來,中年男人那軟趴趴的陽具就已經呈現在玲兒眼前了。

  「夫人你這是?」不理會夫婦倆的驚訝,玲兒把中年男人的那條軟蟲吸到了自己嘴里,用滑嫩的舌頭好好品味這上面粘著的各種味道。突如其來的行動也嚇著了夫婦倆,不過他們很快就反應過來,女主人嘆道:「原來夫人你這么淫蕩的,但看起來卻這么純潔?!埂肝?,人家不淫蕩啦,只是看你老公陽痿這么可憐,幫他治一下而已,你不介意吧?!埂膏培?,你吸吧,要是能把我老公治好,那也是好事一件?!古魅說閫吠飭?,盡管她的表情有點復雜。

  玲兒專心幫中年男人吮吸,她拉著對方的手探入自己的衣服里面,捏住她那兩只大乳房,邊吸還邊問:「是不是很舒服呀?有沒反應?」中年男人被這個自己日思夜想的女人吸著陽具,手里還摸著她的兩只大乳房,身體里感到說不出的舒暢,但悲劇的是陽具還是沒多大反應,只是比原來稍微大了一點點。

  「可,可能需要更強些的刺激?!怪心昴腥擻械悴緩靡饉?,顯然對于自己這種表現感到很慚愧。

  玲兒見狀,直接就脫下自己的外套,那對巍巍的豪乳在中年男人面前一覽無遺。她還捏著自己那粉紅的乳尖說:「你看,這樣好不好看呀?」「好,好漂亮?!怪心昴腥說愕閫?。

  「那么這樣呢?」玲兒用自己的雙乳套住中年男人的陽具,那凝玉似的肌膚在軟趴趴的陽具上來回摩擦,一股乳香甚至散發到了中年男人的鼻孔里。他吞了吞口水,眼睛都看得直了,但陽具的反應還是不大。

  這個時候,中年男的妻子發話了:「夫人啊,我老公的口味有點特殊。我們平時玩這個人偶,都是裸體吊在墻上打的。他最喜歡看人偶那乳房被打得左右甩動的樣子。

  「咦,這樣的話,他為什么不是直接玩你的身子呢?」玲兒歪著頭,好奇地問,臉上似笑非笑。

  這下輪到女主人不好意思了,她放輕了聲音說:「嗯,可能是我本人也不喜歡被這樣玩吧,我不開心的話,他自己也不會覺得爽?!埂概?,這樣?!沽岫愕閫?,繼續說道,「那不如這樣,你們把我吊到墻上打,看能不能刺激到他。
  「」真的可以嗎,把你吊在墻上鞭打?「中年男人有點不敢相信。

  玲兒捂嘴笑了:「有什么不可以呀,我和老公都會這樣玩的呀?!蠱涫鄧裘翊游湊庋榪窆?,但此時說出來倒顯得頗為自然,倒好像那些跟她亂搞的人才是她老公一樣。

  「真的?那我們可以打多重呢?」夫婦倆瞪大了眼睛。

  「隨便啦,你們想怎么打都可以,只要你們喜歡就行。玲兒拍拍自己那酥軟的乳房,以示它其實很結實耐打?!褂辛肆岫腦市?,夫婦倆自然也就不客氣了。兩人合伙把玲兒扒光后用繩子捆住手腳,然后把她吊在墻上原本掛人偶的鉤子的上,她的雙腳離開地面大概有二十公分高。

  中年男的老婆端來一個塑料桶,里面插滿了整理好的鞭子,都是型號不一的皮鞭。她問玲兒:「夫人,你自己挑一條鞭子吧?!沽岫醋耪廡┍拮?,臉上飛滿了紅霞,她害羞道:「沒關系啦,你們愛用什么鞭子打人家都可以。

  對了,有沒有打一下就會被拉掉一塊肉那種???「女主人回答:」那種可沒有,人偶也會被打壞呢。你想要嗎?小心那你的奶給打裂,會爛掉的?!浮拱ビ?,但是打得人家的奶肉掉一地上,想起來好刺激呀?!噶岫⑸ё?。

  女主人皺了皺眉頭,回道:「那么粗暴的鞭子倒是沒有,但我們改進一下,一樣能讓你痛死?!沽岫難劬鋟懦鲆煅墓獠剩骸剛嫻?!」「當然是真的?!古魅說愕閫?,她又重新拿出另外一個桶,這里面裝滿了雜七雜八的道具。女主人在桶里選了一個滿是液體的小瓶,然后把瓶子里的液體用刮片均勻涂抹在玲兒的乳房上。

  玲兒的乳房在接觸到這種透明的液體之后,立馬感到一股深入骨髓的火辣辣劇痛,痛得她眼淚都要出來了,尤其是乳頭好像著了火似的。女主人晃了晃手中的瓶子,不懷好意地笑道:「這可是你自找的,這液體是從最辣的辣椒里提取的精華,一般都是嚴刑逼供時才會用。不過,對于你還有點不夠?!顧低曖幟貿鲆桓趕傅囊?,迅速在玲兒的乳房上戳了十幾下,辣椒濃縮液馬上順著針孔滲了進去。

  「??!痛痛!」玲兒立刻痛得喊出來,但她只是喊了半聲,嘴里就被女主人塞了一塊布,只能發出含糊的嗚嗚聲。只見她挑了一條最初的鞭子遞給中年男人,「老公,請你打死這個賤人,打爛她那賣弄的騷奶?!怪心昴腥說愕閫?,立刻一陣鞭雨就落在了玲兒的乳房上,噼啪聲大作,玲兒那嬌嫩的雙乳也就像暴風雨中的小舟那樣,瘋狂搖擺,痛上加痛幾乎要讓她窒息。

  中年男人剛開始打,女主人也拿起鞭子揮舞了過來,兩人一起鞭打玲兒那傲人的乳峰,她打得更狠,每一鞭都準確落在玲兒的乳頭上,一副要把玲兒的乳房打成殘廢的樣子。

  不知道這瘋狂的鞭打持續了多久,玲兒在劇痛中暈了過去,等到她悠悠醒轉時,自己已經在墻上接下來了,而夫婦倆都是赤裸著,就在她旁邊看著。

  玲兒掙扎著坐起來,她看到女主人的陰部滲出一點粘呼呼的精液,男主人的陽具濕潤粘稠,馬上就知道他們已經做了一次愛了。

  「你醒啦?」女主人歡喜地抱起玲兒,「你知道嗎,你剛才在鞭打中高潮了,淫水還流了一地,真棒,我老公看到這,馬上就變得硬邦邦的?!沽岫雜謐約涸諗澳坦討寫锏礁叱鋇故遣輝諞?,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乳房,立刻被嚇了一跳。只見自己那凝玉般白嫩的乳房已經變得布滿鞭痕和針孔,而且還被打得到處是淤青,簡直可說是慘狀。玲兒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奶頭,發覺已經麻痹了,暫時沒有什么感覺。

  她嘆了口氣:「啊,被打壞掉啦?!埂腹?,」女主人捂著嘴大笑,「你別傷心嘛,我們下手是狠了點,但都是外傷,敷個藥很快很好起來的。實不相瞞,我老公是個醫生,待會讓他給你上點藥?!埂概?,對了,我們還想跟你商量個事?!古魅瞬鉤淶?。

  玲兒托著自己的雙乳,頭抬起來好奇道:「還有什么事呢?!埂肝依瞎懈齪芴厥獾陌?,一般這個愛好解決他陽痿問題的幾率會更大些。但是材料很難找,如果你能幫這個忙就好了?!古魅慫禱笆庇械閼諮?,明顯這愛好不是那么普通的。

  「可以啊,你說說,能治好他的身體,那多重要?!沽岫紗笱劬醋潘?。
  「嗯哼,那我就說了。我老公他特喜歡女人奶子上出來的汗水,我們有個用燙斗改造而成的特殊熏蒸器,能套在你的胸部,然后維持較高的溫度。這樣你的胸部就會不斷出汗,汗水會被這個熏蒸器收集起來,雖然過程不太舒服,但很安全的?!古魅吮囈饈捅甙涯歉齷髂昧順隼?,從外觀看上去就是兩個奇異的玻璃罩子,「哇,不會把我的奶子蒸熟了吧?!沽岫焐險餉此?,手上卻已經把那罩子搶過來,套在自己的胸部上。

  「當然不會了,頂多是覺得很燙很燙?!埂改嗆冒?,但是我有個條件?!埂改閿惺裁刺跫?,說吧?」「在我被燙奶子時,你們要用鞭子抽我后面,蒸奶子太久了,人家想試試被抽屁股?!沽岫唐鹱約耗欠崧拇篤ü?,一臉淫蕩。
  「沒問題啊,順便把夫人的陰戶也給打得皮開肉爛,反正待會一起敷藥?!古魅宋戰羧?,明顯她也覺得興奮。

  「嗯,那,現在開始打吧?!沽岫唐鵒慫鈉ü?,雙乳也塞進兩個罩子里面,「嘻嘻,你們可以打大力一點,人家的屁股很有彈性的哦?!埂?br>
  啟民看不下去了,他回想起這篇日記上標明的那一天,愛妻玲兒好像有兩三天怪怪的,不肯跟他做愛,甚至連奶子都不讓摸。她說是身體不好,需要休息,但是他倒也是沒在意,敢情當時是奶罩里覆滿了藥,所以才不讓碰的??!

  第三章、劫財就要順便劫色!

  啟民一顆心撲通亂跳,渾身火熱如墜熔爐中,玲兒的故事讓他面紅耳赤,讓他興奮如欲發狂,不知道怎么的,自己忍不住要繼續看下去。啟民看著新翻開的日記,發現日期已經往后跳躍了好幾個月,這中間的日記好像是被撕去了。沒有時間去考慮為何日記會被撕,他接著看這篇日記。

  這是發生在玲兒懷孕后大約四個月的故事,當時玲兒因為要幫妹妹處理一個小業務,她出差去了隔壁城市的郊區,而且是一連去了十天左右,當時啟民還擔憂懷孕的妻子外出不太方便,但玲兒說孩子很穩定。

  日記里記得非常詳細,在那天,荒涼而且狹隘的鄉間道路上,玲兒身著寬松的衣服,正準備回旅館去,一天的工作差不多都完成了。

  這條荒涼道路的兩旁都種著綠蔥蔥的玉米棒,一眼望過去幾乎看不到人影,天色也逐漸暗淡了下去。

  玲兒加快了自己的腳步,但是突然,兩個穿著襤褸的少年攔住了她的去路。
  少年一高一矮,上身穿著普通且臟兮兮的褐色襯衫,下身隨便地穿著污染成黑色的白褲子,腳上穿著涼鞋。不過他們更為引人注目的是手里拿著銹跡斑斑的割草刀,臉上的表情也不太友善。

  玲兒被嚇住,站在原地看著他們,手也不自覺擋在胸前。

  兩個少年見到玲兒一副驚恐的樣子,嘿嘿笑了。高個少年首先晃了晃手中的割草刀說:「這位姐姐,你身上有帶錢吧?」玲兒攤攤手,為難地說:「我,我沒帶多少錢啊,只有一點買飯的零錢?!埂副鴟匣?,快把錢拿出來!」高個男孩扯著嗓子喊了出來,他顯得很緊張,但還不及矮個子少年那么緊張,矮個子少年手里的割草刀一直在發抖,顯然也不是慣犯。

  玲兒冷靜了一下,輕聲說道:「好,好,別激動,我身上就帶著一點,都給你?!顧熳涌詰睦?,從自己的上衣里面摸出一個薄薄的小錢包,這期間還讓她白皙的乳溝顯露了出來,頓時少年兩人都注意到了。

  玲兒把錢包拿在手里,「你們拿去吧,里面就只有一點零錢?!溝饈繃礁鏨倌甑難酃庖丫皇薔勱乖誶狹?,他們不約而同地注射著玲兒解開衣服里面露出來的深深的乳溝,兩人的眼神都變得貪婪起來,下半身一個小帳篷神速撐了起來。

  這番變化自然沒有瞞過玲兒的眼睛,她反倒是放松了不少,眼珠子骨碌一轉后,玲兒很羞澀似的問到:「兩位,人家提個建議好不好。我身上就帶了這么點錢,要是被你們拿走了,待會我就沒飯吃了。

  不如你們改劫點別的東西行嗎?「」你,你有什么!「高個少年的回答也變得急促起來。

  玲兒把她的衣服敞口拉得更大一些,誘惑似的說:「一般搶劫的,如果搶不到足夠的錢,就劫劫色也可以的哦?!埂縛墑?,可是我們需要錢!」少年雖然還在為難,但他們聽到玲兒這樣的誘惑,態度已經明顯動搖。

  「劫了色,也可以把財都劫了呀。你們這樣做,姐姐就不敢去報案,怕丟臉呢。要是單純只劫財,姐姐待會就去找公安哦?!沽岫白吡肆講?,衣服也敞得更開了,黑絲蕾邊的胸罩都露了出來。

  「哥,那個柴草堆后面,應該沒人看得到的?!拱鱟由倌晏嶁蚜慫綹?。
  高個子少年猶豫了一下,還是屈服了,顯然他沒有經歷過女人誘惑的鍛煉,下身硬得幾乎要戳破褲襠?!缸?,去那邊?!顧米鷗畈蕕?,指了指不遠處玉米地里的一個草堆,那是個足夠藏下幾頭牛的大草堆,現在天色又暗了,顯然沒人會注意到這個角落。

  玲兒嘻嘻笑著,自己先走在前面,來到這個草堆之后,自己還簡單鋪了下干草,制造成一張簡陋的床。她的主動行為讓兩個少年的欲火如炸藥碰火般炸開,這個草堆看來將成為一個極其淫穢的場所。

  玲兒在草堆上坐下來,笑瞇瞇看著兩個少年。這兩人把手里的割草刀丟在一旁,也湊著玲兒做了下來,但一時卻不知道如何下手。

  玲兒抓著他們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腹上,輕聲問道:「姐姐問一件事,你們有沒跟女人做過愛???」兩個少年搖搖頭,他們已經感到手掌觸摸處的柔滑觸感,一股騷熱傳遍全身,原始的欲望即將噴發。

  「那樣啊,姐姐再問你們一件事,你們為什么要搶劫呢?這是不對的哦?!沽岫嶸實?。

  「你問這個干什么?」少年警惕起來。

  「沒什么啊,姐姐就是問下,你們手里摸著姐姐的胸,應該對姐姐放心了吧,我又不能對你們做什么?!沽岫沒肺?。

  「因為,因為鎮里開了家網吧,我們去了幾次后就沒錢了,心里又實在癢得慌所以……」兩個少年對望了一眼,缺乏機心的他們照實回答了。

  玲兒恍然大悟道:「哦,這樣啊,年輕人愛玩一點很正常呢,再說網吧也用不了多少錢對吧。不過你們沒錢了應該好好想辦法去賺啊,不應該去搶劫哦?!鼓涿畋渙岫逃艘環?,兩個少年有點摸不著頭腦,不過玲兒又馬上接著道:「這樣把,姐姐給你們提供一個賺錢的機會,你們能賺多少就看自己的本事了,好嗎?」「賺錢的機會,你不會說要我們去工廠打工吧,你到底想干什么?!垢吒鱟由倌杲辛似鵠?,手里也捏住了玲兒的胸部,感到被戲弄的他有點憤怒了。
  玲兒輕輕撥開他的手,輕聲道:「別激動,去工廠打工這種事當然就不需要姐姐教了。你們看,姐姐的肚子已經大起來了,姐姐的老公也因此有好幾個月沒跟姐姐做愛,姐姐感到好難受呢。現在你們來跟姐姐做愛,每一次都能從姐姐這兒賺到二十元,好嗎?」有這樣的好事,兩個少年也驚呆了,不過他們馬上回過神來,眼睛里如要冒出火來。

  玲兒嘻嘻笑著解開了高個少年的褲腰帶,握著他那怒漲著的肉棒,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怎么樣,看來你們想賺這個錢了?!埂傅俏也歡?,我只在網吧看過一點,你想怎么做?」高個少年順勢捏住玲兒的乳房,狠狠揉了起來?!赴?,啊,好軟,好暖?!埂負薌虻サ?,來,姐姐教你?!沽岫飪約旱納弦潞托卣?,讓高個子少年整只手握住自己的酥乳,然后自己也把高個少年的肉棒含在嘴里吮吸,滑溜溜的津液很快涂滿了少年的下身,好似已經射過一次似的。

  矮個子少年也不能在一旁呆著了,他摸索著脫下玲兒的褲子和鞋襪,把這個女人扒得一絲不掛,粘著泥土的手指也摸索著找到玲兒的陰戶,作勢就要插進去。
  玲兒滿臉緋紅,她把高個少年拉到草床上躺著,自己的一條腿盤住了少年的腰部,讓對方的肉棒緊貼著自己的黑絲三角地帶,晶瑩的愛液滲了出來,粘上了少年的身體。

  「就是這樣,插進來嗎?」高個少年把玲兒的身體抱住,肉棒摸索著插進玲兒的下身,玲兒身上一股清香的味兒讓他愈加性急,差點沒插進玲兒的屁眼里。
  玲兒握住少年的肉棒,直接洞穿了自己那隱秘的私處,呻吟著道:「嗯,就是這樣,插進來,好大,好熱,哦哦哦。你用腰部發力,狠狠捅姐姐的下面,嗯,好大,好猛……」少年在長驅直進后,學著視頻上學來的招式,以玲兒的雙乳為支點,腰部猛烈抽插起來,水聲在兩人的身體碰撞過程中逐漸變響。

  而這時,矮個少年按捏不住,他手握自己的肉棒,把龜頭塞到了玲兒的嘴巴上,她好好舔弄,玲兒倒也聽話。

  「哦~ 哦~ 啊~ 啊~ 啊~ 哦~ ,大力點,再大力點,狠狠捏姐姐的奶子,對,
就是這樣。不要那么溫柔,干死姐姐,哦……要去了……」玲兒不清不楚地叫喚著,雙腳因為身體猛烈撞擊而上下甩動,一對豪乳在陌生少年的手里變化著形狀,穴洞里火熱一片,陣陣快感不斷沖擊腦海。

  于是,在一個草堆后面,玉米地里,兩名少年用十分生疏的手法,把自己的精液狠狠射在一個美艷少婦的子宮頸上,浸滿了她的腔道。

  「呼~ 呼~ 呼」兩名少年第一次在女人的下身里面射精,氣喘吁吁的他們顯得十分滿意,意猶未盡的肉棒還在不斷親吻著玲兒的玉足,小腿,乳房。而玲兒那滴著精液的陰戶也讓他們甚為好奇,兩人不斷用手撥弄著,努力跟自己看過的視頻比對鑒定。

  玲兒躺在草堆上,嘻嘻笑著道:「兩次,每人二十元,一共是四十元,這是你們賺到的哦?!埂附憬?,我們還想賺多點!」兩少年還想繼續在玲兒身上賺錢,他們身上的欲火明顯還未消褪,沒人在這么美妙的軀體上玩了一次就夠的。
  玲兒輕輕推開他們,玉蔥般的手指輕輕彈了兩人的陽具一下,看著玉指上粘呼呼的液體,她笑道:「這活兒很累的,不要太急哦。姐姐看你們這么聽話,提議一個更加賺錢的活給你們干,好不好?!褂辛爍詹諾摹腹ぷ鰲棺魑痰?,這回兩個少年都拼命點點頭,既能賺錢又不違法,讓兩人把搶劫的事暫時拋在了腦后。
  玲兒咽了口水,緩緩道:「其實啊,你們也看得出姐姐已經有孩子了吧。生孩子這事是非常痛的,現在大城市里有些女人就想辦法在分娩之前,找人把下面的洞洞弄得寬松一些,這樣生孩子就順利多了。

  當然找人把下面弄松是要錢的,你們來幫姐姐做這個事,姐姐給你們錢,怎么樣?!浮拐?,怎么做???我們不會?!干倌晗帕艘惶?,他們顯然對這種城里的新鮮做法感到十分驚奇。

  「很簡單的,姐姐會教你們,這個事,姐姐付給你們一千元,好不好?」玲兒眨眨眼睛,笑瞇瞇看著他們。

  聽到有千元「巨款」,兩少年顯然心動了,他們商量之后決定接下這單委托,但是對于怎么做,還是沒有頭緒。

  玲兒高興地蹦過來,用雙乳壓住少年的陽具,笑道:「太好了,那你們要好好幫姐姐做這件事?!顧巧瞪檔男σ?,讓兩人都覺得好像是接受好心人幫助似的。但無論如何,有玲兒這樣的美人兒送上門,對兩個第一次見到女人的大男孩兒來說還是有無窮的魅力。

  兩少年稀里糊涂興高采烈地被玲兒拉著回到她租的旅館,關上房門后,玲兒又迫不及待地脫去衣服躺在床上,一副比蕩婦還要蕩婦的模樣。

  玲兒叉開雙腿,指著自己那依然濕漉漉的陰戶說:「現在,姐姐來教你們怎么做,首先你們用手指扒開這個地方,看看里面都有些什么。來呀,不用怕?!垢吒鏨倌旰桶鏨倌甓允恿艘幌?,他們聽從玲兒的吩咐,也坐到了床上。緊接著,他們用自己那因為緊張而微微顫抖的手指,左右拉開了玲兒濕漉漉的陰唇。雖然玲兒的陰戶已經被拉開,但里面還是漆黑一片,兩少年搖搖頭表示看不見東西。
  「給,照一下,告訴姐姐,你們看到了什么?!沽岫呈幟酶且槐值繽?,高個少年接過來往玲兒的穴里一照,一個粉紅的肉洞呈現在眼前,其中還有不少白沫般的液體在流動,應該是剛才草堆上一戰的遺產。再繼續撐大這讓人垂涎不已的神秘空間,少年們看到了一個蠢蠢欲動的肉球,應當就是傳說中女性的子宮頸了,充滿褶皺的陰道壁和其中淫穢的風景讓兩少年大飽眼福,差點就不肯放手了。

  「姐,姐姐?!埂膏?,你告訴我,看到了什么?」「看到姐姐用來尿尿的地方了!」「嘻嘻,傻瓜,姐姐尿尿的地方是上面的另一個孔好不好?!沽岫敢潘塹氖種該階約耗切∏傻哪虻攬?。

  「啊,原來是這樣!」少年面紅耳赤。

  玲兒趁機調侃他們:「誒,你們連女孩子尿尿的地方都不認識,以后可別把自己的雞雞擦錯地方了哦?!埂負吆?,看你們這么沒常識,姐姐要繼續給你們普及一下常識。你們撐開的地方是姐姐的陰道,就是跟男人的雞雞做愛的地方啦,你們剛才也試過了,是不是很舒服,很緊吧?」兩少年點點頭。

  玲兒接著往下說:「你們是不是看到了一個帶有小孔的肉球,在姐姐的陰道里面?!埂甘塹?,看到了?!埂改歉靄?,是姐姐的子宮?!沽岫幼潘?,「而且姐姐現在已經懷孕了,也就是說姐姐的子宮里面有個小孩子哦?!埂膏培?,我們看得出姐姐你的肚子已經有點大出來,是要生孩子?!股倌甑愕閫繁硎咀約夯共皇悄敲次拗?。

  玲兒淡淡一笑,繼續道:「你們知道女人生孩子的時候是很痛的吧,還要一堆人幫忙?!埂甘塹??!拱鱟由倌瓴遄斕?,「前幾天隔壁亮哥的老婆在家里生孩子,那喊聲簡直跟殺豬一樣,好恐怖?!埂甘前?,那你們猜猜為什么會如此疼痛呢?」兩少年迷惑地搖搖頭。

  「因為啊,女人這個叫陰道的地方實在太窄了,小孩子要鉆出來是非常困難的。你們看看一只手都很能插進去吧。所以現在在城里就有一些有錢的女人開始做產前準備,事先把自己的陰道擴大,拉得松一點,這樣生孩子時又順利又沒痛苦,還不會夾到小孩子。姐姐本來也要去做這個準備的,不過看你們恰好缺錢,就讓你們打這份工怎么樣?要是做得好,姐姐給你們每人一千元的工資?!固揭磺г獗省婦蘅睢?,兩少年眼睛都發直了,他們很想馬上就點頭,但礙于自己實在不懂該怎么進行這個「準備」,還是顯得有些猶豫。

  「很簡單的,主要是經常要幫忙,姐姐會教你們,只要你們肯做就行了?!沽岫絳睦墻擁?。

  在金錢的誘惑下,兩少年稀里糊涂地就點了點頭,他們連自己到底要做什么都不清楚。

  玲兒見他們都同意,高興得從床上躍起來抱住他們,一對酥乳在少年的身上來回摩擦,乳頭都變得堅硬起來?!附憬閎ツ瞇┕ぞ呋乩?,你們等著啊,待會姐姐會手把手慢慢教你們,嘻嘻?!埂沙艿姆紙縵摺?br>
  隔天,荒涼的鄉村道路上,一高一矮兩個少年拿著一大袋雜物,以小步跑著來到玲兒租住的旅館前面,他們一溜煙兒跑上樓,掏出鑰匙來打開門。

  門內是一派淫穢的景象,玲兒一絲不掛地躺在窗前,眼睛剛好可以看到樓下,但是雙手和雙腳都被繩子綁在屋里的各種固定物體上,整個人都被拉成一個大字形。走近一看,還可以發現玲兒的那被拉開的大腿根部有個外來的物品,一個易拉罐塞在她的陰道里面,塞得滿滿的。

  玲兒見到他們進來,高興地打了聲招呼,兩少年也熟絡了很多,把門關好之后就徑直朝玲兒這邊走過來。高個少年拔去了玲兒陰道里插著的易拉罐,矮個少年趁機用手撐住了欲合攏的陰道壁,同時用手電筒照亮了里面,兩人一起往里面看。

  只見玲兒的陰道里面還殘留著渾濁的淡黃色液體,應該是昨天他們第二次內射后殘留的,同時兩人都感到玲兒陰道的彈性變差了點,沒昨天那么緊了。高個少年說:「姐姐,你的陰道,好像已經松了點。

  我們這樣做對吧?「」對啊「,玲兒臉上紅紅的,她回答,」你們再用手拉開,看現在能撐到多寬啦?!噶繳倌晏鈑檬職蚜岫囊醯雷笥依?,毫不憐香惜玉的力道把她的陰道一直撐大到一個碗口那么大,肉壁都繃成一塊平滑的嫩皮,強烈的刺激讓玲兒不禁呻吟了出來。

  也許是巨大的刺激讓少年也興奮不已,高個少年撓撓頭皮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姐姐,我們還想跟你做愛,行不?」玲兒嘻嘻一笑,回道:「行啊,但是姐姐的陰道已經被你們拉松了,可能會不太舒服哦。要不,你們用姐姐的嘴巴和奶子怎么樣?」得到玲兒的同意,兩按捺不住的少年馬上脫下自己的褲子,掏出那憤怒的肉棒,朝美麗人妻的櫻桃小口和乳房襲去。玲兒嘴里含住了高個少年的肉棒不斷吮吸,雙乳被矮個子少年緊緊握住,夾緊了火燙的肉棒不斷摩擦。

  「嗯喔,好吃,嗯嗯?!沽岫襖返廝蔽派倌耆獍羯系鈉?,滑嫩的舌頭不斷在對方的龜頭上打轉,絲絲晶瑩的液體溢出,混合在嘴里,一股說不出的腥味兒。而握住玲兒乳房的少年在興奮之余說道:「好姐姐,跟你做愛,真是,太舒服了,你的奶,好軟好軟?!沽岫械?,她的淫穴里面早已是愛液泛濫,簡直是要滴出來了,如果不是手腳被綁住,她也想把手塞進穴里好好掏一下,嘗嘗自己的淫水!

  在玲兒嘴里不斷抽插著的肉棒終于爆發了,一股濃濃的精液直射進她的身體里,玲兒全部吞下去,還用舌頭給他清理干凈。而玩弄玲兒豪乳的少年,在即將射出時放棄了她的奶子,把滿腔的精液都射進了玲兒的陰道里面,粘在她的子宮頸上,十分淫蕩。

  「嗯嗯嗯,好熱,好吃,姐姐還要,嗯嗯?!沽岫襖返廝蔽?,把少年的陽具連同陰囊都舔了個干凈,黑色的毛發粘上了她的口水,好一個淫蕩的場面!玲兒媚眼含笑,臉上緋紅的她點了點少年的小腹,「嘻,你想不想撒尿呀,可以撒在姐姐的嘴里哦。你們這些大男孩的尿最好用了,對姐姐以后產奶有很大幫助哦?!埂附憬愫攘宋頤塹哪?,還能有利于產奶!」少年們詫異道。

  玲兒繼續解釋道:「是啊,你們不知道吧。女人的奶水,不但需要營養,還需要些陽氣調和,你們這么年輕的,尿里面的陽氣就最足了,好多女人專門去買男孩兒的尿來喝呢?!埂改欽庋幕?,給你喝我們的尿,每次得收兩元?!垢吒鏨倌晏嵋?,他的弟弟馬上附和道:「是啊是啊,兩元還能去玩一個小時呢?!沽岫訴暌恍?,「好吧,那就兩元一次,你們自己拿個本子記好了,來吧?!埂膏?,那你可接住了?!垢吒鏨倌臧炎約閡丫硐呂吹難艟咧匭路漚岫淖燉?,不多會兒就有一股黃燦燦的液體噴射而出,熱騰騰的液體帶著腥臭的氣息,把玲兒的身體里污染了個遍,現在她是個從里面臟到外面的人妻了!

  玲兒咕嚕嚕喝著高個少年的尿液,興奮不已的她享受著這種凌辱,尿液灌進去的同時也把她的愛液給激發出來,幾乎到達了高潮的邊緣!嗚嗚,玲兒居然在喝尿時要高潮了!

  少年舒服地在玲兒嘴里發泄了一通,馬上就輪到另一個少年發泄了,連續的尿液侵犯之下,玲兒感到自己的胃里滿是尿,似乎喉嚨頭也要冒出尿水來,全身熱得厲害,極度需要有人來跟她做愛!

  「嗚嗚?!沽岫魯鲆丫蟯炅說難艟?,用力咽下那過多的尿水,受了這么屈辱對待的她依然清麗得像朵荷花,躺在那兒猶令兩個少年騷性涌動。一想到那些尿液已經呆在她的肚子里,會經由各種器官,最后從人妻那完好的尿道孔射出來,則依然讓人激動不已。

  在玲兒喝完奶水后,兩個少年要干正事了。他們拿出自己帶來的東西,那是大小不一的很多空心竹筒,用來幫助她擴陰的。高個少年先拿出一個十分碩大的竹筒往玲兒的陰部比劃,但這明顯太夸張了,足足有一瓶大號可樂那么粗。少年剛想換一個,玲兒卻制止了他:「就用這個吧。擴張女人這里,就是需要越粗大越好的,你們用手慢慢拉開姐姐的陰道,然后用木條慢慢撐大,再塞進去。
  少年驚訝道:「哇,女人這里的彈性這么好啊,會不會裂開?」「裂開?你們兩個小家伙要把姐姐的陰戶撕裂開來嗎,嘻嘻,沒那么容易的,放心好了。姐姐這里可是一塊賤肉,拉得越恨越舒服呢?!沽岫譴蚱?。

  少年們答應了,他們先用手指左右拉開玲兒的陰戶,因為她的雙腳被拉開的關系,再加上已經被一個易拉罐塞了一個晚上,此時她的陰道并沒有多大的力道去夾住。在少年的蠻力之下,人妻的陰道很快就被拉成了一條長長的縫,然后少年用隨身帶來的木條撐住這條縫的左右兩端,做成了一個極其淫虐的造型。
  玲兒哼出幾聲,有痛苦也有爽快,她能感到自己的陰唇就剩下薄薄的兩片肉,陰核孤零零地掛在中間,粗糙的木條好像有些部分已經插進了肉里,一股激烈的刺激浪潮讓她幾乎就要達到高潮了。

  少年在忙完木條的環節后,開始嘗試著上下拉開玲兒的陰道并把竹筒塞進去,這對于一個還未生育過的人妻是多么困難,他們粗魯的力道幾乎要把玲兒的陰道給撕開了,皮肉都拉伸到了極限。

  玲兒繃直了脖子,夾住了腳趾,整個人緊繃著忍受這粗魯的拉扯,嘴里也在不斷悶哼著,不過一股無名欲火已經從心底燃起,吞沒了她,「嗯嗯??!」「再加把勁!呀吼!」兩個少年把浸過食用油的竹筒整個塞了進去,那恐怖的物體逐漸沒入玲兒的小穴里面,整個腔道都被大力分開。最后那些木條什么的都順利拿掉了,塑形成功!

  「呼」「呼」玲兒回過神來,努力抬起頭一看,自己的下身膨脹欲裂,一個竹筒霸道地塞在小穴里面,那原來的窄道撐開了十幾倍之多。她望著自己那明顯被撐大了的下身,叫道:「啊,姐姐的下面終于被你們給塞壞了!」「???壞了?」少年們嚇了一跳。

  「沒有啦,你們做得很好?!沽岫切π?,「接下來,為了讓姐姐這兒定型,你們要這樣把姐姐綁著3天,期間你們要來喂姐姐吃飯,用尿壺幫姐姐大小便,嘻嘻,是不是覺得很惡心呀?!沽繳倌暌∫⊥?,高個的說:「那倒是不會,賺錢嘛。但是你這樣不會無聊嗎?不能動的哦?!埂甘前?,不過你們要是想玩姐姐的身體,隨時都可以哦。姐姐的嘴巴和奶子都任由你們玩,偶爾你們還能拿玉米棒子搞弄一下姐姐的陰道,這是特別獎賞給你們的福利,嗯?!沽岫淙槐話笞?,還是春色無限,話語也是充滿了挑逗性。

  「是不是還能喂你喝尿拿2元???」矮個的少年補充問道。

  玲兒點點頭:「是啊,你們要是撒尿給姐姐喝,就不用給姐姐喝那么多水了,嗯?!顧嫡饣暗乃?,淫蕩得婊子都甘拜下風。

  「那好,我們會加油干活的!」少年們信心十足?!豢扇乃〉姆紙縵摺?br>
  三天之后,房間里的玲兒已經是渾身污跡,身上都是尿液和精液凝結成的顏色,尤其一對乳房紅紅的明顯還被抽打過,上面留下了七八個牙印。而最為慘烈的是她的陰道,因為已經塞了粗大竹筒達三天之久,陰唇都變成紫色的了。期間雖然不斷有刺激和挪動,但玲兒的身體被兩個少年玩到發臭倒是不爭的事實。
  少年們把竹筒從陰道里抽出來之后,玲兒的陰道口居然留下了一個茶碗大小的孔,被極度拉伸的陰道好像是失去彈性了,松垮垮的。高個少年很輕松就把自己的拳頭塞了進去,左右掏弄了一下,那些被過度拉扯的嫩肉已經失去了應有的彈性,肌肉也因為過度疲勞而變得麻痹。

  玲兒看到自己被玩成一個破爛女人,不但沒有悲傷,反而是更加興奮起來。她坐起來,揉揉自己的陰戶,再看看自己的奶子,然后拉起兩個少年的手,感激地說:「謝謝你們,你們做得非常好,比市里的人還要好,姐姐生孩子的問題解決了?!沽礁鏨倌瓴緩靡饉嫉嗇幽油?,高個的搶先道:「這不算什么,我們差點就犯罪了,幫姐姐還能賺到錢,我們真的很感謝你!」「而且,而且,而且姐姐讓我們第一次體驗到女人的滋味,真是太舒服了?!垢吒鏨倌瓴緩靡饉劑?。
  「嘿嘿,你們的工作還沒結束,要知道靠自己本事賺錢的,就要讓自己的工作符合要求才行。現在,你們把姐姐的腳彎曲起來塞進姐姐自己的陰道里面,看看能塞進去多少?!沽岫愿賴?。

  「哦,好!」兩少年聽話地握住玲兒的小腿,把她的腳彎曲回去,一只腳掌塞進了已經松垮的陰道里面,這過程居然也沒有受到任何阻礙。這樣,玲兒這寶貴的陰道就第一次嘗到了自己腳掌的味道,而且還是三天都沒洗過的。

  「姐姐,我看你這里已經不能用了,現在好松啊,好像,好像那肉店里的豬大腸似的?!拱鱟由倌昃鵲?。

  玲兒拍拍他的肩膀,輕松道:「這沒什么,姐姐都是有孩子的人了,跟你們做愛又不會損失什么,姐姐這個地方遲早都是要弄壞的,相反你們還讓姐姐很舒服呢。不過你們記住不能去強奸女人哦,以后真的忍不住了就來找姐姐做愛吧?!顧尤換瓜氤て詒渙餃思橐氯?。

  「哦,說到這里,我們有件事想問一下姐姐的意思?!垢吒鏨倌晁檔?。
  「是什么?說吧?!埂肝頤竊諭扇鮮讀爍齦緱?,他很想跟大奶子女人做愛,付錢也可以的,但在這里找不到。我們就在想,姐姐能不能幫下他呢?」這要求跟讓玲兒出去當妓女賺錢給他們用是一個道理的。

  不過玲兒掩嘴一笑,「可以啊,但是我們要找個別的地方,你們帶我去吧,咱們之間的事就不要說給他聽了?!埂膏培?,好,那我們去跟他說說?!剮值芰┑愕閫?。

  于是,高個少年跑了出去,而矮個少年幫玲兒洗了個澡,穿好衣服,當然沒少了口爆一次。沒多久,高個少年回來了,他帶著玲兒和矮個少年一起出去,一直來到一間鄉間的破舊瓦房門前。

  高個少年解釋道:「這是我們家以前放柴火的,不過現在沒用了,就放在這,里面有草堆可以臨時當床用?!沽岫愕閫?,跟著他們進了這破房子,里面也的確有一床干草鋪就的床,不過看樣子很久都沒人來過了。玲兒和他們把這地方簡單清掃了一下,沒多久那位哥們就來了。

  敲門的人是個二十多歲的青年,他看到玲兒從里面走出來時,眼睛刷地就亮了,眼神頓時被玲兒的胸部狠狠吸住,再也難以挪開。

  「嗯哼,那你們在這兒解決吧。瞧,我沒騙你吧,我真的認識一個干這行的,夠兄弟吧?!垢吒鏨倌暝誶嗄甑募綈蟶嚇牧伺?,然后他們留下玲兒和這青年獨處在瓦房里面。

  青年露出了崢嶸的笑容,他的口水幾乎要滴出來,性急的他撲上來就要脫玲兒的衣服。玲兒也不急,她輕輕制止了他:「你難道不想看我脫光的樣子嗎?帥哥?!沽岫崤酌難?,輕盈地把自己剛穿上去的衣服又脫了下來,頓時那排山倒海般的春光就淹沒了沒見過世面的青年。他直著眼睛,嘶吼著:「好大,好大,哈哈哈?!谷緩笏推肆松俠?,直接把玲兒按倒在草堆上,同時自己也扒掉了自己的褲子,露出那粗大的陽具。

  意外就在青年興奮地自掏黃龍時發生,因為玲兒的陰道剛剛被兩個少年扯開了三天,現在整個陰道松垮垮的毫無彈性,跟那清麗的臉蛋和曲線玲瓏的身材形成明顯反差。

  青年感到不對勁,他拔出自己的陽具,然后用手指掏了一下玲兒的肉洞,頓時怒道:「你這婊子,已經松成這樣了?我靠,這肚子,你還懷孕了?」玲兒微笑著解釋道:「是呀,人家很小就出來賣身,很早就被弄得松垮垮的,而且最近有個老板用玉米棒子捅我,結果就搞成這樣子了?!埂概?,妓女都不如的垃圾?!骨嗄攴吲靨崢閬胱?,同時一口痰呸在玲兒的乳房上面。

  「別急嘛,你不是想玩大奶子嗎,人家的奶子可還是好端端的,你瞧?!沽岫萌櫸考兇×蘇飧鰷慰偷難艟?。

  「有奶子,沒法操有什么用?嗯,賤人?!骨嗄昊故橋豢啥?。

  「哎呀,這就是你不懂了,人家還有另一個洞,好緊的哦?!沽岫鋼桿鈉ㄑ?,那兒的確還沒被侵犯過。

  「哦,插一個大奶女人的屁股?這聽起來也蠻刺激的?!骨嗄晏蛄頌蜃齏?,有點動心了。

  「哎,除了給你玩那兒,我再給你個特殊服務好不好,算彌補你不玩人家小穴的遺憾了?!沽岫鉤淶?。

  「是什么?」青年好奇問道。

  玲兒捧起她的大乳房,自豪地說:「人家的奶子是不是很好看?平時就靠這奶子找客人的呢,那些男人可喜歡捏人家的胸部了。不過今天給你點特殊的待遇,你可以打我奶子,怎么樣?反正人家的小穴也被弄松了,奶子也沒什么用了嘛?!埂概?,虐待你啊,這倒是很新鮮。我想下,嘿,有了。這樣吧,我去找條繩子,就這樣綁住你這對大奶,然后把你吊在梁上再強奸你的屁股,你覺得怎樣?嘿嘿,想試試好久了?!沽岫卮鸕潰骸縛梢園?,人家的奶子被勒壞的樣子很好看哦?!埂腹?,肯定是一塊爛肉,你這騷貨!啊對了,這樣的話你一次要收多少錢?」青年突然想到了關鍵問題。

  「嗯,100元一次吧?!沽岫攵濟幌刖突卮?。

  「這么便宜?」青年難以置信,這樣的美人兒只要100元一次,而且還是虐待乳房玩。

  「哎呀,人家的陰戶都不能用了,這樣的破身子有人100元要了,我還高興呢?!沽岫歡獻員?。

  「哈哈,真便宜,那我提個建議,咱們玩點群交怎么樣,我叫多三個人過來,就把你吊著奶玩,一人100元?!骨嗄晗氳攪嘶檔闋?。

  他本想著玲兒該猶豫了,但她卻一口回應道:「可以啊,人這么多,80元一個人就夠了?!埂剛餉幢鬩??」「嘻嘻,人家喜歡做愛,你們插人家的屁股時,要用手掏
評論加載中..